【伞修】秘密

第一次发文心情微妙……
明明我是喻黄粉为何写起了伞修……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伞修】秘密
1.
    叶修靠在窗沿上,偏着头朝对面的楼看去。不知是不是前几天下了雨的缘故,教学楼的窗玻璃被冲刷得格外干净,隐隐反射着透明的光。
    当然透过窗玻璃也能看见苏沐秋。
    苏沐秋偏瘦,头发也有些偏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营养不良。不过他长得好看,这一切也就可以当做优点来看待。
    此时的苏沐秋一手撑着头,一手握着笔在摊成一桌子的笔记本上涂涂画画,有时那支笔还在虎口上转上几圈,看那姿势就知道一定是个熟练工。
    叶修位置选得好——他看的见苏沐秋苏沐秋看不见他,便肆无忌惮的在窗口张望,可纵使他眼神再好也耐不住距离太远,实在无法看清苏沐秋到底在写些什么。不过叶修也不在意,有的是办法知道的。
    反正来日方长。
    叶修想着,掏出一根烟夹在指尖,心里笑了一下。

2.
    叶修远距离观察苏沐秋已有一个星期了,但其实他们的第一次会面在一个月前。
    开学已经一个多学期了,即便是作为学生会长,叶修也没同全校的学生混脸熟。所以他不认识苏沐秋也理所当然。
    那天叶修在大礼堂后面的小树林里抽烟。那片小树林本属于学校开发的一处绿化带,不知怎的计划搁浅了,这地方也就半荒废了,按道理平日也没什么人来。可这次他的烟嘴还未捂热,就听见另一个人的声音,同时还被拍了拍肩膀。
    “同学,请不要在这里抽烟好吗,这里植物这么多……”他没说下去,脸上反倒是露出了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
    叶修抬眼看他,依旧是那副懒散的模样。此时此刻他正站在小路的中央,前后左右都是长得茂盛的植物。苏沐秋逆着光,面容有些模糊不清,却没由来地让人产生一种安心感,忍不住按他的心意去做。
     可他仍是笑着的。
    好吧。叶修把烟掐了,既然被别人看见了,那影响也不太好,尤其是什么“学生会长带头违法校规,抽烟竟点燃小树林”等等新闻。
    那时的叶修烟瘾也不大,来小树林也不过是图个清净,没想到有人路过——大不了换个地方就好了。
    叶修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本该说这一页就此翻过,两人的时间线彼此分离再无重叠。
    让我们把时间拖回一周前。
    一周前叶修故地重游,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小树林荒废已久,灌木长点的都淹过了膝盖,叶修走的是修建到一半的小路,尽头是茂盛的灌木。按道理说苏沐秋根本无法恰巧“路过”树丛,还从背后拍了叶修一把。
    除非这家伙一开始就埋伏在这片“森林”之中,等待着他的猎物落网。而叶修显然不在他的狩猎番外之内,所以他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支开他。
    似乎被耍了啊。现在叶修回忆起那日苏沐秋的笑容,觉得里面多了几分不怀好意。
    那是错觉,明明是更加的春风袭人。
    那之后的几天,叶修着重打听了一下这个劝他不要抽烟的人。
    还好这个家伙虽不是什么学校名人,但好歹存在感不低。
    苏沐秋。叶修念叨着这个从同僚口中得来的名字,笑了一下。
    苏沐秋。

3.
    苏沐秋,家境贫寒勤工俭学但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
    苏沐秋,上得老师宠爱下获芳心无数但男生人缘还不错的理科学霸。
    苏沐秋,父母双亡但家中有上初中的妹妹一枚,但是不是妹控还有待鉴定。
    苏沐秋,温柔善良体贴阳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废话。
    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叶主席想着,没办法,只能亲力亲为了。
    于是叶修开始远距离观察。一周的时间里,苏沐秋放了学要不直奔菜市场展开新的征程,要不不回家坐在自己位子上对着笔记本愁眉苦脸。
    只有那么一次,苏沐秋去了大礼堂后的“森林”一趟。可那架势比起埋伏着等待什么还不如说是做生物调查。
    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叶修不着急,因为他相信答案总会主动找上门来。
    等待总是漫长的。可叶修还没等到答案找上门来,苏沐秋就率先找上门来了。
    苏沐秋找到叶修的时候叶修正少有地处理校园事务。
    刚刚负责校刊的学生会成员call叶修说这期校刊少篇文章,问他有没有注意到什么新闻——所以叶修没有察觉苏沐秋的出现,直到苏沐秋搬了把椅子坐他面前。
    “叶主席,我们谈谈。”粟发的少年说着。
    玻璃窗外是大团大团棉花般的云,微风拂过仿佛带来草木茂盛的生命力。
    就象是面前的少年一样。
    “你到底想干什么?”苏沐秋心平气和地问叶修“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一直被别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又没欠你钱。”
    苏沐秋好像不记得他了,叶修想。
    于是叶修偏了偏头,呵呵了几声。
    “作为学生会长关心一下贫困生的生活近况。”叶修说。
    苏沐秋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是想表示“你这样也是关心?”或是“你他妈在逗我?”但他噎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开口。
    “那你能以一种不引人注目的方式‘关心’我吗?不要鬼鬼祟祟的。”
    我哪有鬼鬼祟祟了。叶修想了想,但还是点点头答应了苏沐秋的要求。
    苏沐秋很满意,转身离开了。
    叶修继续处理校园事务。
    叶修处理完校园事务,想了一下还是拿起了办公室的座机电话。
    对着内线表拨通了电话。没过多久电话就接通了,话筒里传来活泼的少女声。
    “小戴啊。”叶修说,“你刚刚不是说这期校刊缺篇文章吗?”

4.
    没过几天,叶修便再次被苏沐秋找上了门。
    看着苏沐秋面无表情地将校刊拍到他的桌上,叶修只是淡定地翻了翻。
    头版头条——学生会叶主席与身残志坚好少年苏沐秋不得不说的故事。
    “这是怎么回事?”苏沐秋逼问。
    “正大光明地‘关心’同学。”叶修想了想说,“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你就不用被围观了。”
    “我不是说这个——不对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引人注目了好吗?还有你那个标题是怎么回事?!”苏沐秋看上去有些抓狂。
    “不知道。又不是我写的。”叶修下意识地想点根烟,但考虑到办公室有温度预警只好作罢。
    “所以说,问题又回到了原点,你到底是因为什么事特别‘关心’我?”苏沐秋调整了一下情绪问。
    “你说呢?”叶修反问。
    苏沐秋罕见的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你已经知道了?”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苏沐秋。
    直到苏沐秋一言不发地离开,他的目光也未从他身上离开过。
   

    隔壁学校的叶秋叶主席被一群连环call吵昏了头,当他看见校网上的头条照片是愣了三秒——学生会叶主席与身残志坚好少年苏沐秋不得不说的故事——我哩个去混蛋老哥你又闯什么祸了明明换了不同的学校为什么你闯祸来我背锅的模式还没有改变!!!
    叶修打了个喷嚏,觉得一定是苏沐秋在骂他。

5.
    又是一天放学时间。叶修出来得有点晚,没在教室里看见苏沐秋。他也不在意,没做停留也离开了校园。
    时间还早,叶修背着包吊着烟在街上漫无目的闲逛。离学校几条街的距离有一所中学,以前他经常在附近看到苏沐秋。
    想到这叶修往学校方向走,还没过马路就被一支手扯住了衣角。
    是一个小姑娘,看上去还有些稚嫩,身上的校服洗的发白。
    “你是叶修吗?”小姑娘眨了眨眼睛问。
     “你是怎么知道‘叶修’的?”叶修有些意外,不过他看着小姑娘那熟悉的长相心中浮现出一个猜想。
    “是哥哥告诉我的。”小姑娘笑了“哥哥这几天一直提起你——以前去找哥哥的时候也在光荣榜上看到过你的照片。”
    “你认错人了。”叶修尽可能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我是叶修的弟弟,我叫叶秋。你哥哥叫什么?”
    “苏沐秋。我叫苏沐橙”小姑娘回答。
    “我们做个交易吧。”叶修说,“你告诉我你哥哥平时说了叶修什么,我告诉你你不知道的事怎么样?”
     苏沐橙点点头,欣然答应。在苏沐秋离开的点点时间把自己哥哥卖了个一干二净。
    所以苏沐秋回来的时候几乎是崩溃的,自己的妹妹什么时候跟叶修相处得这么好了?!
    叶修发现苏沐秋的靠近,向他点点头。苏沐秋什么都说不出了,只能先把这两人领回了家。
    叶修一进门就抢到了属于苏沐秋常用的椅子,他漫不经心地靠在那里,眼睛里全是苏沐秋的影子。
    那个人站在那里就像发着光。

6.
    最终还是苏沐秋先妥协。
    就在苏沐秋的家里,他们达成了协议,苏沐秋告诉叶修他的秘密,叶修帮他一个小忙。
    一个很小很小的忙。苏沐秋眯着眼笑着说。
    他从电脑桌前的抽屉里拿出一个锥形纸筒,尖面对着自己圆面对着叶修,然后用一只手在筒身处摸索。
    叶修看着他全神贯注的样子,突然握住了苏沐秋拿着锥形筒的那只手。从手背传来的冰凉触感激得苏沐秋全身一抖,手指不知道碰到了哪里,纸筒里喷出了爆炸般的礼花撒了两人一身。
    苏沐秋本是希望那纸花能喷叶修一脸,可叶修那打岔般的一握恰恰使锥形纸筒的开口朝上,顿时两人的脸上身上都有些狼狈。
    苏沐秋掸了掸身上的纸花,有些无辜地说“小橙做的,surprize!”
    叶修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个幼稚的恶作剧,他顺手拍了拍衣服裤子,摆了一副“哥原谅你”的样子把话题圆回了开始的主题。
    “唉。”苏沐秋是真的拿叶修没辙了“夜深忽梦少年事,就想起去年过年我和小橙做了这个,小橙貌似很开心的。”他抬起头用微妙的眼神看了一眼叶修“你能理解这种与兄弟姐妹分享快乐的感觉吧?”
    “嗯。”叶修想起了叶秋扯着他的领子大叫“混蛋哥哥”的样子,微微点头“当然能理解。”
    苏沐秋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叶修,但最后还是放弃了继续说“……所以这次我想做一个真正的,烟花。”
    他比划了一下“虽然是小型的,但放出来应该会蛮好看的。”
    叶修:这和你趴在小树林偷窥有什么关系?
    苏沐秋:我那是侦查地形!!万一把小树林点燃了怎么办?!
    叶修:那就别在小树林放烟花,以你这种危险思想哥分分钟就给你记个过。
    苏沐秋摇了摇头“可我发现在那里放从外面看视觉效果最佳。而且……”他看着叶修笑了“你在那抽了那么多次烟哪次点燃了树林?我知道那里有一片‘安全区’。”
    叶修本还想说些什么,可看到苏沐秋一脸自信,还是把那些话咽了下去。
   “自己做烟花不怕爆炸?”最后叶修只能这么说。
    “放心好啦我偷过师的,配方表什么的也有材料也有。”苏沐秋兴奋地说“再说不是还有你吗?”
    叶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之前答应过苏沐秋帮他一个“小忙”。
    “帮什么忙?”他问。
    “帮我看看烟花的效果。”

7.
    苏沐秋把成品制造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一个月后了。
    叶修在弟弟异样的眼神中向家里请了假晚回家,下课后便直走苏沐秋家。
    苏沐秋还在做饭,他用眼神示意叶修检查一下准备用具。
    叶修权当听见了。
    饭很快就做好了,多了叶修一个三个人的饭桌也意外的温馨。一般是苏沐橙提了什么问题叶修回答然后惹的苏沐橙小声笑,苏沐秋直摇头。
    时间过的也是快,转眼间天已经完全黑了。苏沐秋打发叶修去洗碗自己辅导妹妹写作业,当他完成一切的时候却没见叶修及他的烟花。
    苏沐秋正纳闷,就听见楼顶上传来叶修懒洋洋的声音“今天夜色真好啊!快放吧一定好看。”带着极度的敷衍。
    苏沐秋听见前半句时猛一惊,后半句时反应过来——妈蛋叶修你又偷懒!!!
    当他跑到顶层天台的时候叶修搬了张椅子做在那儿,还挺安逸。
    “呦,苏大大忙完了?”叶修看上去睡了一觉,揉着眼睛说。
    “是啊!”苏沐秋无语地说,一边点燃了烟花盒。
    烟花喷出的一瞬间,苏沐秋满意地笑了,花束虽然小,但灿烂的惊人,伴着巨大的噪声仿佛把整个天空都点燃了。
    而苏沐秋的身边却传出了轻轻的鼾声。
    苏沐秋:……
    他叹了口气,却也放弃了叫醒叶修。
    这样也好让他理理思绪。
   上次也是这样,突如其来地闯入了他的生活,却又立刻挥挥手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次呢,在放完烟火后又恢复普通同学的关系吗?
    苏沐秋笑了。
   然后被叶修触不及防地吻上了嘴角。
    不知在自己离开时叶修对烟花做了什么手脚,烟火第二次燃烧起来。
    诶?!!!!!!!
    诶诶!!!!!!!!

8.
    叶修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苏沐秋的与众不同的呢?
    初次见面的时候他逆着光,光影在他的身侧拉扯出一团椭圆形的阴影,可他仍是笑着,笑容像冬日的暖阳;
    放课后的菜市场永远人声鼎沸,他挤在一团大妈大婶中间讨价还价,高高瘦瘦的像只鹤;
    还有礼堂后的小树林,他蹲在地上,剔透的露珠顺着叶尖滑过他的发尾,在太阳底下反射着盈盈的光。
    苏沐秋没发现,只是嘟囔一声好凉……
    苏沐秋说,夜深忽梦少年事,

    夜深忽梦少年事,不梦闲人唯梦君。

    兜兜转转的,满脑子全是他。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就是这样的简单。

    苏沐秋。苏沐秋。苏沐秋。苏沐秋。苏沐秋。苏沐秋。苏沐秋……
    仿佛整个世界都被这一人填满了。
    叶修向来敢做敢当,既然喜欢上了那就告白吧。

     叶修亲着苏沐秋的嘴唇时这样想着。

9.
    认识叶修前的最后一个周末,苏沐秋交了本月最大的一笔单。对方很满意,还付给了他交易之外是一小笔钱。发了小小一笔横财的苏沐秋很高兴,准备了给妹妹和自己加菜。刚到菜市场门口,苏沐秋一摸口袋,空空的,吓得他立刻往回跑,可整条街都跑遍了愣是没有找到自己的钱包。苏沐秋一边懊恼自己太过于得意忘形被别家摸了包都不知道,一边到警察局去报了案希望警察蜀黍给力一点。
    虽然不是丢了整月生活费但是一笔大单白干了也是值得沮丧的。不过没过多久苏沐秋调整好心情迎接妹妹归家,且不让妹妹发现自己有一丝反常。
    第二天是晨会,据说那个新上任的学生会主席会上台演讲。苏沐秋对晨会没什么兴趣,只是他那份早餐和妹妹的放一块儿忘拿了,早上只好饥肠辘辘地上课。
    真是喝凉水都塞牙。苏沐秋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触了什么霉头。
    他走的有些慢,身旁“哗啦啦”地跑过一大群学生,其中一个嘟囔着这都到点了主席怎么还不见踪影。
    主席,是学生会主席吗?苏沐秋这么想着下意识地往身边建筑的玻璃窗一看,吓了一大跳——一个穿着本校校服的男生正缩在苏沐秋所遮挡住的窗户的阴影下——他发现苏沐秋注意到自己,摆了一个“嘘”的手势,同时指了指那群学生会员。
    苏沐秋心领神会,用身体帮对方遮挡着,直至那群人离开。
    看见那群人离开了,男生明显松了一口气。苏沐秋本想立刻赶去礼堂,可惜晨会已经开始了。见状男孩邀请他进入他的藏身处。
   苏沐秋进去之后发现这是一间音乐教室,不仅面积大,角落里还有一架黑色的钢琴。
    貌似这家伙啊还开了暖气。苏沐秋想现在不过深秋,真是奢华。
    不过作为和他的一起享受的家伙并没有立场责备他。
    苏沐秋闭上了嘴巴。
    一时间的气氛有些尴尬,苏沐秋找了个位子随便坐着,冷不丁地想起昨日被盗的额外奖金,忍不住心痛起来。
    男生一开始懒洋洋地靠着窗台,过了一会儿突然走向角落里的黑色钢琴。他伸手掀开了琴盖,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游走,叮叮当当的不禁吸引了苏沐秋的注意。
    试音结束后男生认真坐下,双手搭在琴键上,眯着眼着似乎在回忆谱子。
   哆哆嗦嗦啦啦嗦,发发咪咪瑞瑞哆……
    英格兰童谣《小星星》。
    他弹的调子极为简单,可这简单的音符中却蕴含着某些浓得化不开的东西。
    出乎意料的,苏沐秋被这简单旋律取悦了,他回想起了自己从前哄妹妹总是唱这首曲子,忍不住哼了出来。
    “感觉好点了吗?”男生转过身来问。
    “嗯?”苏沐秋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跟自己说话,“你怎么知道……”
    “你不开心的时候眼神和小点一模一样。”对方一脸真诚地说,“小点是我家的狗。”
    听了这话,苏沐秋努力把感动的泪水眨了回去。
    后来聊了些什么苏沐秋记不太清了,除了那家伙嘴贱以外两个人还蛮投缘的。后来的后来苏沐秋知道了男生的名字叫“叶修”,还一同共享了叶修的早餐。
    最后,苏沐秋从警察那里拿回了钱包,可那之后他再也没跟叶修说过话。
    有意无意的也会打探到叶修的消息。
    有时是叶修站在楼道口,靠着墙柱和不认识的人说着话,懒洋洋的笑容很是嘲讽。
    有时是被一群人追着玩捉迷藏,跟苏沐秋擦肩而过时荡起的风吹拂过他的脸颊。等苏沐秋回过头时人已窜得无影无踪,身后留下一连串气急败坏的抱怨。
    还有淡淡的烟味。苏沐秋觉得鼻子痒痒的。
    还有极少数的,是在学校的礼堂。苏沐秋看学生主席的演讲。叶修就如同换了个人一样,眉眼里有种说不出的潇洒自在。他的双手微微搭在桌上,身子里的那股锐气却仿佛要脱离束缚迎面扑来。他说的简单,句意明了,却像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力量牢牢地抓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他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是毫不掩饰的自信与恣意。

    书生意气,鲜衣怒马正少年。

    对视的瞬间,苏沐秋甚至以为那个邀请般的微笑是给他的。

    太明亮了,太耀眼了。
    他是太阳,是造物主,是神。
    是一团摇摆不定却格外温暖的火焰。

    但是苏沐秋不想做那只被烧死的蛾子。
    他的前进的每一步每一步都很困难很困难,很辛苦很辛苦。他是世上最精明的棋手,他的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不是为了满盘皆输付之东流。一年只有三百六十五天而他苏沐秋有很多事情要做并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叶修身上。
    更何况世界那么大,又不是非他叶修不可。
    他以为他们的世界是两条互相垂直的直线,在轻轻接触后驰向互不干涉的彼方。
    最后两不相欠,自然也两不相怨。
    如此甚好。

    直到他发现叶修在礼堂后面偷偷抽烟。
    直到他发现叶修在远距离观察自己。
    直到那天他去学生会找叶修谈心,与叶修四目相接的那一刻——
    他果然不记得我了。苏沐秋想。

    在那段阴差阳错对面不识的日子里谁错过了谁谁又忘了谁……
    现在统统不重要了。

    在苏沐秋游魂的时候叶修用手勾住他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眼中的星光璀璨一往当初的张扬肆意,而笑容嘲讽依旧。
    他贴在苏沐秋耳边气喘吁吁地说,

    沐秋大大,你的那个秘密我知道了。

    迎着漫空的星火,苏沐秋愣了愣,笑了起来。
    你说得对啊。
    想了想他又说,不知道也没关系。
    我会告诉你……

    ——反正来日方长。

〔END〕

评论

热度(31)

©苏蓝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