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伞修】煎饼果子 [联文]

和太太们的联文,感谢太太们带我一起玩。
看到成品超开心的2333
感觉自己变成月更了【躺

果蘋_挑起你下巴笑著說:

欢迎大家进来这个新的世界,这是一篇和伞修同好群里其余六位太太们的接龙联文。


第一章: @苏蓝逸 【10】


第二章: @禾火刈  【禾火】


第三章: @泫安_叶落知秋君不知 【泫安】


第四章: @水清浅JX  【清淺】


第五章: @默守葬绫 【葬綾】


第六章: @纸桑『☜桑只是个语气助词』  【紙桑】


第七章:果蘋_挑起下巴笑著說 【蘋果】


 


。听闻单数章节是往肉的方向走,双数章节是往清纯的方向走。然而大家好像都一直往污的方向走,最后就做全套啦,恭喜苏沐秋先生


。大学设定,老师伞x学生叶


。污的章节请进图片链接,方便简单不花流量【咦【。】


。以及歡迎大家來群裡一起玩耍!群「给你把伞来修一修好吗」:531220419










【10】第一章


 “放那边就可以了。”苏沐秋一边把怀中有他一半高的资料放下一边说:“辛苦了叶秋同学。”


“不辛苦不辛苦,为人民服务。”叶修立刻露出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笑容,一面在心中期待着这老师赶快放他走。


帮忙搬点东西倒是没什么,只是为了模仿叶秋那彬彬有礼的笑容,叶修觉得自己的下巴快要没有知觉了。


“那留下来帮我整理一下这些资料吧,今天报道的人委实有些多。”很明显苏沐秋并不想这么快就放过他。


听了这话,叶修在心里“呵呵”几声,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要说叶修扮成叶秋的原因,还得从高考说起。


起因是叶秋高考发挥失常,成绩离第一志愿的顶级学府差上几分。叶修倒是考上了那所莘莘学子都梦寐以求的学校,但他并不为此而惊喜。


因为叶修所感兴趣的只有游戏而已。


现在是喜欢打游戏,或许不久后就是品游戏,思考怎么把游戏做得更好,也许未来就是制作游戏,加入某个网络公司做个策划或是UI也说不定。


反正都是打游戏,在哪里打不都一样?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是。


于是他自作主张的拿了叶秋的录取通知书和相关证件去他的第二志愿报道。


何况叶修以前也不是没“借”过叶秋的名字。反正长得都一样,谁认得出来?


或许是没想过叶秋会发挥失常,叶秋的第二志愿报的有些敷衍,虽然也是全国排的上名的学校,离家却不是一般的远。


这也正中叶修下怀,一个北上一个南下,坐火车要一天一夜,山高皇帝远的,叶家父母管也管不着。


多好。


叶修下火车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等他匆匆解决完午餐赶到学校报道的时候,学生已经散了不少,但即使如此还是要排漫长的队。


队伍的尽头是一位高高瘦瘦的青年,吊着志愿者的牌子指导学生填各种各样的表。尽管在炎炎夏日里站了一天,他也没有一丝疲惫,在一群灰头土脸的新生中显得闪闪发光,像是《我的非常女友》里的男主角。


此时此刻他正与一位戴眼镜的NPC交谈,笑起来很是好看。


轮到叶修填写资料时,叶修抬眼看了看对方身上的志愿者吊牌。


“苏学长?”


“是苏老师。”苏沐秋纠正,顺便瞄了一眼叶修的个人资料。


此时叶修还在那些叠起来有砖板厚的资料纸与宣传单中拼搏,并未发现苏沐秋看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


好了。叶修放下笔,现在只要不碰见认识叶秋的同学,他就能平安无事的打四年游戏了。


“叶主席!你是叶秋叶主席吗?”刚刚那个与与苏沐秋交谈甚欢的戴眼镜NPC不知为何又转了回来,活脱脱一副追星族的模样。


叶修:……


果然flag是秒收的吗?


 


在送走了戴眼镜的NPC之后叶修在学长的带领下安置好了自己的东西,刚想去买包烟就看见了抱着一大堆资料的苏沐秋。


苏沐秋当然也看见了他。


于是叶修只有堆起笑容主动走上前帮忙。


谁让戴眼镜的NPC在苏沐秋面前描述了一个伟大而又乐于助人的叶秋呢?


谁让叶秋的设定也真就如此呢?


总之,当叶修帮苏沐秋整理完那堆比他还高的资料时,天空已被染成了层次分明的深红。


叶修转动门锁,却发现无论自己使多大力,门把手也纹丝不动。


门从外面被反锁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苏沐秋的声音同时在叶修耳边响起。


“辛苦了,叶修同学。”


还是被发现了啊。


叶修放弃了与门锁做斗争,反过头来嗤笑一声,上下打量着资料室。


“我们以前认识吗,苏学长?”


门提前被锁住,墙上的小窗明显也不足以让自己通关,如果硬来估计会卡到肚子。房间里面也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撬锁的东西。


看来是早有预谋。


“是苏老师。”苏沐秋说,语气却有些咬牙切齿:“你欠小橙一条裙子。”


叶修:??


 


故事要追溯到三年前,苏沐秋还是个学生的时候。


三年前的苏沐秋参加了一场网页设计比赛。活动没有年龄设置,只要是学生即可,并且设有一大笔奖金。


比赛分为初赛和决赛,苏沐秋晋级决赛不难,对拔得决赛的头筹也十拿九稳。因为苏沐秋的家境不太好,与妹妹两人相依为命。本来这次比赛的奖金苏沐秋是打算给妹妹苏沐橙买一条新裙子,但决赛却被一位高中生蟾宫折桂。


夺得冠军的高中生叫做叶秋。


苏沐秋看过叶秋的决赛作品。


一句话概括,叶秋的作品很土,但土得有创意,别具匠心,使用起来也十分舒服。


但叶秋的初赛作品却是中规中矩,画面精致而呆板,完全没有决赛时的闪光点。


苏沐秋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两份作品不是同一个人制作的。


在领奖台上见到叶秋时,这种感觉格外强烈。特别是当叶秋对苏沐秋说“继续加油”的时候。


从他身上流露出的自信与肆意与初赛作品中的平庸格格不入。


而初赛作品中唯一能给苏沐秋这种感觉的,作者是一个叫做叶修的家伙。


但是叶修没有参加决赛,他弃权了。


苏沐秋并非是输不起的人,虽然有些可惜,但他也没有继续追查下去。要说为什么直到现在他依旧对叶修念念不忘,大概是因为在苏沐秋体会到“叶秋”的自信后觉得这个人欠教训。


在他眼里,他的一切成功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若是有谁能让这位天之骄子狠狠摔一跤,那就太好了。


当苏沐秋看见“叶秋”的瞬间,立刻判断了出来,这货是叶修,不是“叶秋”。


夕阳如同冯校长的发际线一般慢慢后退直至消失不见。


苏沐秋看着叶修。


天终于黑了。


 


 




【禾火】第二章


“所以你是……当年那个第二?!”叶修听着苏沐秋说的前因后果,向上翻着眼睛想了半天才隐隐约约回忆起那场比赛,得到苏沐秋肯定的回答后,抓了抓头发,纵起眉毛嘟囔着,“那也不至于这么些年了还找我寻仇吧,要不……我赔给你妹妹条裙子?”


眼见苏沐秋的脸更黑了叶修马上又补一句:“两条?不!三条?!”“这还是裙子不裙子的事吗?!”苏沐秋翻白眼,叶修这家伙说话怎么这么让人想揍他呢!


“那苏老师您说要怎么样?”面对这么一个知道自己真实身份还对自己有着旧仇的老师,叶修也不禁心里打鼓,他不会以此来威胁我吧?那我这四年真是没法活了……现在还把我锁在资料室里,这是要干嘛?凌虐我?


叶修脑子里闪过一个又一个虐待手法,但是端详了一下苏沐秋的体格,好像自己也不至于轻易被他制服……


苏沐秋看叶修眼睛转来转去,不知道这人又在想什么点子,眉毛一挑来了兴致,猛地伸手给叶修来了个壁咚,把叶修吓了一跳:“叶修你借用你弟的身份这件事——”苏沐秋拖长了声音,听得叶修心惊肉跳,不是吧说什么来什么他真要拿这个威胁我啊?“万一让学校知道可不太妙吧?你觉得要想让我保密是不是得——好好表示表示?”苏沐秋的脸凑得很近,鼻息喷到叶修脸上,叶修不自然地向后缩了缩身子。


“呃……苏老师您可别把这事儿说出去啊,表示……肯定得表示!您说吧,怎么表示?”叶修这副示弱的表情戳到苏沐秋心坎里,其实他原本只想挫挫叶修的锐气,但现在倒是觉得真拿这把柄调戏调戏他也无妨,于是压低音量抬手摸着人的脸耍流氓:“不光这个,之前比赛的帐也顺便还了吧?利息挺多的,有点怕你还不上。”


叶修一脸看变态的表情看着苏沐秋,咽了咽口水,苏沐秋接着瞎掰:“我的意思就是那个……恩怎么说来着,啊对,用身体偿还,你懂我的意思吧?”看着叶修脸都白了,苏沐秋心中一阵舒爽,耍这小子挺好玩的嘛。


苏沐秋笑着挑起叶修的下巴,眯着眼越凑越近,叶修后背出了一身冷汗,不是吧?!现在就要这样那样我了?!太着急了吧苏老师你看着人挺正直的怎么内心是个淫魔啊?!!!叶修死命别过脸去,但是又不敢推开他,叶修真的怕苏沐秋会把他不是叶秋这件事捅出去,可是他也不可能就这么从了啊!


苏沐秋看叶修扭来扭去表情痛苦得像便秘,实在是绷不住“噗”地一声笑出来,心想不能再逗了再逗叶修要当真了,放下了手拍拍叶修肩膀:“行了不逗你了,我可没那么猥琐。”苏沐秋回手拿了自己的东西,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走向门口:“今天你先回去吧,明天早点起来给我带份早点,知道我宿舍在哪儿吧不知道自己问去,我想想吃什么……来套煎饼果子吧多加葱花不要辣酱……”叶修听得眼都直了:“你等会!我……为什么要给你买早点啊?!”


“啊?为什么?”苏沐秋表情无辜地摊手,理所当然地看着叶修,“当然是因为你让我给你保密啊。”“……还、还能这样?!”“不,我可没说只有这样就能完了,随叫随到也得是必须的吧?不然凭什么给你保密?”“我靠……那换种方式行吗?!”“要不然你选用身体偿还?”“……苏老师您加几个蛋?”


“俩。”苏沐秋笑得一脸灿烂,手按在门把上,想象着日后终于可以好好教训这个张狂少年,内心高兴得都要空中转体360°团身后空翻3周半再接托马斯回旋了。


而叶修却觉得,完了,这下自己才真是坠入魔窟了。


操,老子只想好好打四年游戏,轻轻松松上个大学,才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每天都伺候这位苏老师和整理这堆垃圾资料上啊啊啊啊!!!


“辛苦了,明天见,叶秋同学。”“……苏老师慢走……”


“……”


“呃……啊那个谁……这个门怎么锁上了?”


“?!!!”


“这门不是你锁的啊?!!!”“啊?!!没有啊?我在门里怎么从外面反锁啊?!!!”“你没钥匙?!”“我有啊但是这个是从外面锁的啊里面是锁不上的啊!”“……”


“所以说……从里面也打不开咯?”叶修脸又白了。


苏沐秋尴尬地看看门,又尴尬地看看叶修。


“好像是……”


“卧槽那我们怎么出去啊?!谁他妈锁的啊?!!!”


“啊!”苏沐秋突然想起来什么,“是不是那个修电路的师父?我们在最里面收拾资料时他没看见我们就给锁了?”


“那快联系个人过来给开锁啊!”“你别急我这就打!”苏沐秋从口袋翻出手机,刚按亮屏幕手机就发出“滴滴”两声警示音。


然后就自动关机了……


……


“咳,叶修你手机借我用一下……”“我……没手机……”“……你一个21世纪的大学生你他妈告诉我你没手机?!!!”“我是一个有电脑就能活的人要求那么多干什么?!当务之急是想想出去的办法好吗!”


 


苏沐秋以完全放弃的姿态坐在墙角抱着双膝,而叶修还在锲而不舍地用一条扫把上拆下来的一条勉强可称为铁丝的东西撬锁。


“别弄了,都一个多小时了!你歇会吧!”苏沐秋刚才大声呼救喊得嗓子有点哑,砸门砸半天也累得不行,办法用尽,又累又困,苏沐秋现在只想着睡一觉等到明天白天有人了再说,可是叶修偏就那么倔,非要试试这种不太可能的办法。


“别急啊,我肯定能打开的!小时候我撬我们家锁可熟练了!”叶修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继续捅着黑漆漆的锁眼,眉头紧锁,眼睛里透着一股子执着,额上的汗珠顺着鼻梁流下来在鼻尖凝成一个小小的水珠。


“……那你自己弄吧。”苏沐秋看着他叹了口气,真是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这么自信啊,埋下头去不想再理会他,阖上眼皮不一会儿就有了睡意。


“哎,过来帮下忙。……哎!哎?苏老师?别睡啊,你在这儿睡会着凉的!”叶修一句话又将他从周公怀里拉回来,苏沐秋明显地不耐烦了:“干什么啊你?!”叶修被他吼得愣了一下,手里动作也停下来,直直看着苏沐秋,没有说话。


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两两无言时,苏沐秋突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你看……”叶修松开锁眼里的铁丝,起身脱了外套给苏沐秋披上,“说别睡是为你好。”


“我不冷。”苏沐秋皱皱眉,又把外套还给叶修,“不睡难道我要看你在这儿撬一晚上门锁?”“我真的能打开!你过来帮我照个亮儿,太黑了……”苏沐秋无奈地把自己的夜光表凑近锁眼,顺势又坐在门边,一直举着手苏沐秋算是睡不着了,叶修又开始鼓捣,苏沐秋便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你那个网页做得挺好啊。”“嗯。”


“你喜欢计算机?”“差不多,我喜欢打游戏。”


“那你报这个专业干什么?”“那是叶秋报的啊……”


“你们两个为什么要换身份啊?”“他没考好,我考好了,他是该上好学校的人,我反正到哪里都是要打游戏,都一样。”“你就没想想实现人生价值什么的?”“想了啊,打游戏啊!”“……”


“……还没好?”“马上。”“半个小时前你就说马上。”“我有信心。”“你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多信心……”


叶修偏过脸来睨了苏沐秋一眼,嘴角勾着点笑,在夜光表荧荧光芒的映衬下现出叵测的神秘,虽然一句话也没有,但好像切实告诉了苏沐秋,他,叶修,就是有自信的资本。


有点帅。


苏沐秋舔了舔唇,莫名被这种气质吸引。“叶修,要不你别给我买早点了。”“啊?那敢情好。”“还是用身体偿还吧。”“……你逗我啊?”“我说真的,要不要现在就搞一炮?反正你也打不开锁”


叶修无奈地笑笑,权当苏沐秋困迷糊了说胡话:“我说苏老师,您想让我跑腿也好,做苦工也好,干什么我都能答应。”


“唯有一点啊,哥卖艺不卖身!”叶修左手反着那么一拧。


“啪嗒”。


锁开了。


“我说什么来着?”叶修挑着眉毛冲着目瞪口呆的苏沐秋笑。


苏沐秋内心好像有什么东西也随之一同打开了。


 


叶修在上课前5分钟总算是醒了,穿上衣服脸都没洗一路狂奔到上课的教室,路上突然反应过来,哎呦我操,那位苏老师的早点还没给他买呢。后来又转念一想,算了买他奶奶个腿,那家伙表面纯良内心腹黑,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假装昨天的事从没发生过不就好了!这学校这么大,那么多人里躲他一个还不好躲?!叶修给自己好好做了一下心理建设。


然后这个心理建设就在叶修推开教室门的那一刹那崩塌了。


讲台上这个面容清秀身材修长笑容灿烂的人……怎么这么眼熟啊?!!!


思考了三秒,叶修决定逃掉大学生活的第一节课,回去再补个回笼觉。而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苏沐秋就开口叫住了他,语气温柔和善满带笑意:


“叶秋同学,我的煎饼果子呢?”


 




 


【泫安】第三章


 


叶修往门外走去的脚步一僵,转过头面向讲台站着:“苏老师这为了一己私欲占用课堂时间的做法是否有点欠妥?”说完附了个“卧槽苏沐秋你想干嘛”的嘴型。苏沐秋没认出叶修说了些什么,但也熟悉叶修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的性子。


两个人僵持了几秒,苏沐秋笑了笑:“叶秋同学你上讲台来。”


叶修一脸诧异地走上讲台,苏沐秋问他:“叶秋同学不应该说些什么吗?”


能说什么?叶修在心里翻了好大一个白眼,然后有点尴尬地开口:“呃……大家好,我叫叶秋。我为扰乱苏老师的课堂纪律和迟到感到非常抱歉,希望苏老师和同学们原谅。”


苏沐秋憋着笑点了点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叶修斜着眼瞟苏沐秋,一脸您老真有文化的样子。


有文化的苏沐秋终于把目光转向了台下的同学们,然后指着叶修说:“叶秋同学就是我们班的科代表了啊,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


“呵呵,苏老师别开玩笑了。”叶修满心都是“苏沐秋疯了”,当上科代表会严重阻碍他上课补觉计划的实施。


“我可没开玩笑,难不成叶秋同学不想当我的科代表?”苏沐秋故意把“秋”字的发音咬得模模糊糊,叶修当头被浇了一盆凉水,相比起上课睡觉,不让这个握有自己把柄的人把事情抖出来显得更为重要。


叶修一番权衡利弊之后终于有了决定:“谁不想当苏老师的科代表啊。苏老师年轻有为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帅气逼人貌美如花美若天仙……”苏沐秋一听趋势不太对,连忙叫停,叶修义正辞严地一摆手:“能当上苏老师的科代表,简直是我毕生的荣幸!”


恶心不死他个神经病。


苏沐秋果然沉默了一会儿:“叶秋同学可以回座位了。”


不得不说,叶修会座位的步履是轻快的,是活泼的,是雀跃的。虽然和苏沐秋这一轮智斗也没分出个谁胜谁负,但他就是觉得高兴,浑身毛孔舒张,血液流速都快了些。


台下同学差点儿鼓起了掌,他们纷纷表示:这相声讲的好啊!咋就没了呢!


苏沐秋笑容依然得体:“同学们,把书拿出来,翻到第一页,我们请叶秋同学给我们读一下课前导读部分。”


叶秋两手空空地站起来,企图用眼神把苏沐秋戳两个洞:“苏老师,我没带书。”


“我的书借给你,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啊。”苏沐秋扬了扬手里的书,示意叶修上来拿。


叶修已经被苏沐秋整得有点欲哭无泪了:“苏老师,你就非要我读?”


“科代表要起到带头作用嘛。”苏沐秋挑了挑眉。


叶修认命地走上台去拿书,也是凑巧,叶修的手碰到苏沐秋的书的一刹那,下课铃响了。


完美!


叶修差点跳起来,而同学们则希望下节课也是相声演出。苏沐秋看了一眼兴奋的叶修,拿回了自己的书:“那么这节课就到这里,叶秋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叶修特别想挠死面前这个人。


办公室一个老师也没有,苏沐秋随手关了门,拉了把椅子让叶修坐着,自己坐到了叶修的对面。气氛凝重得可怕,两个人都觉得别扭,又都不准备先开口打破僵局,苏沐秋桌子上的闹钟秒针一挪一响,叶修瞟了一眼,说:“苏沐秋你再不说话,我就回去上课了啊。”


“是苏老师。”苏沐秋叹气,“我帮你请假吧,今天上午的课你不用回去了。”


“哟,苏学长既然这般好意,那叶某就不客气地收下了。话又说回来,难不成是你良心发现,让我在你的办公室补觉?”叶修也没摸清苏沐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索性先答应,再等待苏沐秋的下一步动作。


“都说了是苏老师!不过你也未免把我想的太好心了吧,叶修同学?”苏沐秋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叶修这跟在打游击战似的,还不如真枪实弹打一架呢。


啧啧啧,阴谋家。以为叫真名就能吓到人吗。“好吧,苏老师,你当然没有这么好心,那么苏老师是想怎样呢?谈人生还是谈理想?或者谈诗词歌赋和哲学?”


苏沐秋撇撇嘴:“谈人生谈理想多俗啊,来谈谈哲学吧。”


“那好。”叶修点头,“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我是苏沐秋,我从我该来的地方来,要到我该去的地方去。”


苏沐秋得意地看着叶修,叶修向他投去鄙视的眼神:“苏沐秋,你实话实说,你的答案是不是百度的?”


“别扯开话题,该我问你了。我的煎饼果子到哪里去了?”苏沐秋把手伸到叶修面前。


“……呵,多么哲学的问题啊。我没买。”叶修一副无所谓了要杀要剐都随你便的样子,“你说怎么处理吧。”


“你没买啊,这可难办了。”苏沐秋皱紧了眉头,突然又舒展开来,“啊!有办法了!没买的话那就肉偿好了!”苏沐秋笑意盈盈,眼睛里放着光,瞳孔里满是“我真是太聪明了你快来夸我”的神采。


“肉偿?苏沐秋你没发烧吧!”叶修起身去够苏沐秋的额头,又收回手摸了摸自己的,嘴里嘟囔着“奇了怪了,这温度差不多应该是没有发烧啊,怎么神志不清了”,苏沐秋一把打开叶修的手:“我没发烧!我意识清楚的很!一加一等于二一加二等于三,圆周率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约等于3.1415926,万有引力是牛顿发现的,中国的地理分界线是秦岭淮河一线,名侦探柯南的作者是青山刚昌,唐宋八大家分别是韩愈柳宗元……”


“停停停!你喝点水!别噎死了!”叶修把苏沐秋桌子上的水杯递给他,苏沐秋泄愤般的往嘴里灌了一口,问:“现在相信我没发烧了不?”


“相信了相信了。”叶修表示自己真是怕了这人了,于是拍了拍苏沐秋的后背给他顺气,“所以要我肉偿你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


“没受刺激啊!我饿了!”苏沐秋端起水杯又喝了一口水,偏过头看叶修。


叶修被搅得有点迷糊:“你饿了和我肉偿有什么关系?”


苏沐秋反问:“这么明显的关系你看不出来?”叶修摇头。


苏沐秋的目光骤然变得慈爱起来:“倒霉孩子,年纪轻轻的脑子就不好使了,我饿了,你没给我买煎饼果子,所以我要吃你啊。”


“哦!”叶修恍然大悟,下一秒巴掌就糊到了苏沐秋不久前才被他夸过英俊帅气的脸上,“倒霉孩子,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净想些淫秽之事!”


苏沐秋捂住脸,手指颤抖地指向叶修:“你……你!你竟敢殴打你的老师!”叶修这一掌打得不重,不过给了苏沐秋还手的理由,两个人迅速扭打成一团,出招怪异,毫无章法。


“我可是学过武术的!”


“我还学过跆拳道呢!”


形势异常尴尬,苏沐秋一个翻身把叶修压在了身下,两个人鼻尖的距离不超过一分米。


 




 


【清淺】第四章


 


师生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办公室静寂无声,过了好久,直到叶修盯着苏沐秋的鼻梁骨,快要瞪成斗鸡眼时,才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苏沐秋胸口,“你……能不能先起来?”


苏沐秋有意要逗逗他,非但没起身反而又往下压了几分,唇瓣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叶修的嘴唇,鼻尖呼出的气打在他脸上,湿漉漉的又有些痒,“我就是不起来,你拿我怎么样?”


“那我喊老师非礼学生了!”


“你喊啊,喊破喉咙也没人理你。”苏沐秋老神在在,还故意压着声音在叶修耳边吹气,“说起来你要是一喊,难道不怕我把你盗用别人身份的事情告诉别人?”


“作为老师你居然威胁学生!”叶修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话。


“不敢不敢,刚够欺负你而已。”苏沐秋戏谑的看着他,“所以叶修同学要不要考虑肉偿呢?”


“……”叶修死鱼眼的盯着他沉默了几秒开口,“苏老师,你太重了,再不起来我要被你压死了。”


“呵呵……”苏沐秋看着叶修的表情觉得很好笑,心念一动在叶修的耳垂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叶修猛地一个颤抖,用力推了他一把,“你属狗的啊,干嘛咬我!”


“哎哟!”


苏沐秋猝不及防,被叶修一推倒在地上,他双腿叉开双手撑在身后,叶修突然发现苏沐秋腿还挺细的。


“你你你……你居然推老师?没王法了,小学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怎么尊师重道啊?”


叶修拍了怕手站起来,“哦,小学老师没教过我,不过我知道当老师的要关爱学生,显然苏老师对教师手册上的内容没有研究通透。”


“哟呵,还知道回嘴了是吧?”


这时苏沐秋也站起身,仗着微弱的身高优势一把将叶修圈到怀里,又是脸对脸,叶修生无可恋的撇开脑袋,面对这个毫无师德,寡廉鲜耻的老师,他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


“叶修,我改变注意了。”


“啊?”叶修睁着一只眼,眯着一只眼,斜看他。


“我决定不让你当跟班了,你就肉偿好了。”说着便作势要去吻他。


“啊啊啊,苏老师我错了我错了,小的再也不敢了,您有什么吩咐,我做牛做马也给你办到!”


“我就要你肉偿啊。”


“老师我求你了,放过我吧。”叶修尽可能的把自己和他拉开距离,哭丧着脸哀求道。


苏沐秋噗嗤一下笑了,松开手上的力道,叶修立刻跳到一边躲的远远的。


“行了不逗你了,你过来吧。”苏沐秋说着向叶修招了招手。


“我不要!”


“啧,让你过来就过来。”苏沐秋上前几步把叶修从桌椅后面拉出来,“我又不会吃了你。”


叶修心想,你这个样子分明就是要吃了我,而且吃人还不吐骨头。


不过还好,苏沐秋没再提补偿不补偿的事儿,反倒是问了句无关紧要的话:“我问你,你不是喜欢打游戏吗?你平时玩什么的?”


“啊?”叶修不明所以,挠了挠头如实回答他,“荣耀啊。”


“荣耀?嘿,挺好,那今天晚上来我宿舍!”


“你想干嘛?”叶修警惕的退后了一步,双手环胸,生怕苏沐秋突然扑上来。


“你怕什么嘛,我就是想邀请你一起去玩游戏而已。”


“真的?”叶修狐疑的问,满脸的不信任。


“那必须的!”苏沐秋回答的特别严肃认真。


 


当晚叶修带着账号卡如约来到苏沐秋的宿舍,当两人插卡登陆游戏后,双双发出一声惊呼。


“靠!原来搅的第一区血雨腥风的大神一叶之秋就是你啊!”


“我去!秋木苏的主人居然是你这种禽兽!”


“……”


“叶修你说什么?”苏沐秋微微勾了勾唇,问他。


“没什么……苏老师配上神枪手秋木苏实在太合适了!”叶修一拍大腿,用特别夸张的语气说。


苏沐秋摸摸他的后脑勺,一脸“算你识相”的表情,然后大手一挥,特别豪爽的说“竞技场见”。


大战三百回合后,叶修以微弱的优势获胜,苏沐秋不服气,愤愤的砸了下鼠标。对着游戏的叶修一向超然自若,他把苏沐秋寝室当成自己家一样,特别自然的套出根烟点上,好心情的看着屏幕上的排行榜。


“苏老师,你看咱这么有缘,还是一个公会的,虽然打架我不会放水,不过我们可以一起当队友嘛。”


“叶修同学有什么好提议?”苏沐秋问他。


“一起抢BOSS!”


“…………”


苏沐秋无语归无语,不过之前两人不认识的时候,虽然同属一个公会,也不知道是什么犯冲还是什么,两个人偏偏没有什么交集,现在从二次元转到三次元,倒是觉得可以合作一把。


于是两人加了公会队,一行人浩浩荡荡向列屏群山进发。


他们抵达的时候,好几家公会的精英团早就在附近整装待发,声势浩大。


当然,当隐藏BOSS刷新后,大家全都乱七八糟战成一团,也分不清谁是谁了。


苏沐秋看着叶修一路特别勇猛的冲过去,然后用特别猥琐的姿势穿梭在各大公会中,光他一个人就搅得整块地区天翻地覆。


不得不说,叶修确实有横冲直撞的资本,人家实力强好吗?苏沐秋之前几乎没有和叶修合作过,这回倒是见识个彻底,对叶修猥琐的的打法叹为观止。


又当然,最终BOSS落入他们工会的手里。


苏沐秋放下鼠标一脸震惊的看着叶修。


叶修一脸“快来膜拜哥吧,你们这些鱼唇的人类”的表情。


“卧槽!叶修你还要不要脸?”


 “脸是什么?能当饭吃吗?”叶修一脸理所应当的回答道。


“……”


这回合苏沐秋甘拜下风,不过他对叶修竞技场胜率比他高这件事耿耿于怀,之前不认识还好,知道真人是谁之后,这口气就忍不下了。


开什么玩笑,明明叶修的把柄是抓在他手里的好吧?难道还能给他嘲笑的机会吗?谁是老师谁是学生麻烦拎拎清哦!


于是苏沐秋建好房间,对着叶修吼了一声,“竞技场,我们接着来!”


叶修掐了手里的烟,也没管烟灰掉了一地,特别淡定的指了指墙上的挂钟。


“苏老师,快要10点半了,寝室要门禁, 学校规定夜不归宿要扣学分的,老师你不会不知道吧?”


“诶?”


苏沐秋抬头看了看时间,果然已经超过10点了,貌似真该放他回去了,刚进大学就扣学分似乎对学生不太好。


苏沐秋用了一秒钟时间检讨自己,然后就释然了,打游戏太兴奋忘记时间了吗,这种小事完全可以理解的嘛。


不过他突然想到个整叶修的主意,于是摆出一副邪魅总裁的样子,捏着叶修的下巴说道:“反正今天也晚了,索性叶修同学就睡在我这儿吧,大不了明天我出面向你们班辅导员解释一下,你说可好?”


叶修:“……”






第五-七章圖片鏈接:點我!




-END-




------------------------------------------


一些幕後




叶修:“沐秋你到底是爱煎饼果子还是爱我。”
苏沐秋:“煎饼果子”
叶修:“你不爱我。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
苏沐秋:“叶修你就是我的煎饼果子,所以——来夹♂两♂个♂蛋?”
叶修:“煎饼果子的蛋是煎完的。摊开的。”
苏沐秋:“我爱你夹着跳蛋吃煎饼果子的样子”




BY纸桑 & 葬绫太太的脑洞,笑死。



评论(4)

热度(322)

©苏蓝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