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24h】无心之过

叶神生快!!!!!

3点的第七棒

私设多,bug估计也很多,如果可以的话,请无视。

是个谈恋爱的故事(大概

【伞修】无心之过

1.

看着渐渐暗下的天空,苏沐秋的眼皮跳了跳。他有出门前看天气预报的习惯,电脑屏幕亮着,慢悠悠地闪过天气字样。

9月1日,晴,气温18°~20°。

大晴天?他暗自摇了摇头,一面伸手到背包里摸索,不一会儿在背面的夹层摸到了一把伞。他把伞递给苏沐橙,一边叮嘱她注意安全,一边在心里盘算路程和时间,应当是能在下雨前跑到学校的。

苏沐秋和苏沐橙两兄妹的学校都离家不远,但不巧的是一个朝南一个往北方向恰恰错开。苏沐秋不放心刚刚上初中的妹妹,执意要送妹妹去学校。所以即使他在交错复杂的小巷里踏出了一条捷径也不得不拐些冤枉路。

小巷的空气闷得吓人,混着暑夏未褪去的热意,苏沐秋浑身不舒服。

而那种说不清道不尽的预感又加深了几分。

苏沐秋到校时时间尚早,全校空荡荡的静得可怕。他四处逛了逛没什么事做,于是摸到了礼堂门口从书包里掏出演讲稿来背诵。

苏沐秋与苏沐秋两兄妹是孤儿,打小没爹疼没娘爱。靠不了别人靠自己,苏氏兄妹打小住过孤儿院住过慈善机构,但一到指定年龄他们就搬了出来。苏沐秋总能找些赚钱的法子。在自力更生的路途中他们遇过好人也碰过坏人,被人骗过也骗过别人。可以说,兄妹二人可以活的好好的除了靠社会主义的垂青还有苏家兄长一颗强大的内心,自信而顽强,乐观又坚韧。

于是,当苏沐秋以“最佳贫困生”的身份考入这所全市最好的高中时,几乎是立刻就被校领导相中,需要他作为新生代表在开学典礼上做一次“发人深省”的演讲。

苏沐秋纳闷自己的生活经历为何会与“发人深省”这四个字搭上关系。

有没有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苏沐秋不得不接下这个演讲任务,这意味着他得花时间写稿子改稿子还耽误了打工的时间。

一个无法跳跃的任务,完成得好没有经验值没有物品掉落,完成得不好扣NPC的好感度。

得不偿失。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刷NPC的好感度啊?!苏沐秋无不失望地想——当然,如果他能预见未来发生的事,他一定会跳着把演讲稿摔到那NPC的光头上。

言归正传。

当苏沐秋把魂从那演讲稿里抽回来时,小礼堂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尽是些新鲜面孔,高高矮矮胖胖瘦瘦各不相同,带着年轻与朝气,像是潺潺流淌的清泉,晨曦里初生的太阳。

女主持人踏着可以当凶器的高跟鞋缩在角落里补妆,场务同学在台前台后来回奔走忙得脚不沾地,还有现场试麦的男学生,一时间空气中不停地回荡着麦克风的嗡嗡声……

唯有那个人不同。

那是个面上染有熬夜带上的惨白的年轻人,虚胖脸,算不上瘦削,半眯着眼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擦身而过的瞬间苏沐秋甚至闻到了淡淡的烟味。

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2.

开学典礼不一会儿就开始了,苏沐秋与其他同学一同在后台等待校领导说完冗长又无意义的场面话。期间他往窗户探了探头,那天黑得仿佛要滴出墨来,云一层压一层的堆积在一起,像头盘旋在空中的黑龙,指不定唤出一场暴雨洗涤天地。

于是苏沐秋缩了缩身子挂上了窗帘。

他回来得也巧,刚刚口若悬河的校领导已经回了座位,现在在台上的是之前那个熬夜的虚胖脸。

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台下炸成了一片,议论声甚至盖过了学校的广播。

这倒是极其少见的现象,苏沐秋借了一份流程表,找到了名字。

台上的人姓叶名修,身份是高三的准毕业生,附带职位是即将卸任的学生会主席。看上去他被叫上去本是该代表高三的学长学姐发言,没想到引燃了一溜儿的小炮仗。

在苏沐秋凑过去听叶修的讲话时,他遗憾地发现叶修讲完了准备下台了。

按照流程,接下来是苏沐秋作为新生代表发言,但明显同龄人们没有心情听,看他们议论纷纷的样子用脚趾想都能想到一定是在打听刚刚那特立独行的学长姓甚名谁。

如果自己现在插一句“刚刚那位学长是高三的叶修”,所有同学的视线会不会立刻集中到自己身上来?

想归想,苏沐秋一边整理着放在讲台上的演讲稿,一边在心里耸了耸肩。

不过看着台下那个秃头校领导涨的通红的脸(他明显没有想到场面会乱成这样),苏沐秋有些迷の欣慰。

回到后台离散场还有些时间,苏沐秋早上起的早,路上又有些赶,现在平静下来了难免有些疲惫。于是他搬了把椅子靠在睡着了。

与他一墙之隔的天空电闪雷鸣,暴雨如期而至。

苏沐秋醒了时雨还没有停,豆大的雨点把玻璃敲得噼啪作响。在这座温婉的南方城市里鲜有如此大的雨,像是某位钢琴师手下一串气势磅礴的音符。

礼堂里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是场务同学与值班老师。苏沐秋下意识地将手探入背包的夹层——自然的什么都没有。

伞给苏沐橙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自己书包重上了几分。

走到礼堂门口他意外地看见了那引发群愤的学生会主席。

叶修单肩背着包站在石阶上,一步之外是厚重的雨幕。他单手夹着烟,一动不动地看着远方。

有风夹杂着雨点铺面而来打湿了叶修的前额,但他就这样站在,不为所动。像的扯了线的木偶,卡了齿轮的机器,完全失去了在讲台上的春风得意、意气风发。

苏沐秋犹豫者要不要过去,叶修却将烟拧在了一边,头顶着背包跑了出去。

苏沐秋看着他的背影,也学着他的样子跑进了雨幕。①


几天后,苏沐秋接到了一天群发的短信,是问所以在场的同学有没有捡到学生会主席落下的重要文件。

苏沐秋理了理自己的包,出乎意料地在里面看见了一沓不属于自己的,被水泡得一塌糊涂的纸。





3.

敲门声。一开始是礼貌有节奏的“笃笃”声,但门内的人没有一丝一毫回应。苏沐秋不死心,继续敲,还是没有回应。他也渐渐没了耐心,敲门的频率加快响声也变大了,最后忍不住还是把门把拧开了。

“哟,这不是可以自己开门吗?”叶修闭着眼靠在学生会的座椅上说。

“那我敲那么久门您好歹吱一声啊!”苏沐秋忍着气说。

“是苏同学啊。不好意思他们进门都是不敲门直接开的。”叶修终于睁了半只眼睛看了看门口,接着又闭上了。

那也是被你逼的。苏沐秋刚想这么说,就听见叶修“吱--”了一声,尾音拖得长破天际。

苏沐秋:无聊。

抬了几杠后他从背包里拿出了那打被雨水泡过的文件,摆在叶修桌前。

“所以我该怎么做?”苏沐秋问。

叶修伸长手把那堆东西扒了过来,一边看一边对着水渍指指点点,大意是说哥好容易勤快一次真是苍天都看不下去了,为了不让哥碰这类工作还下这么大雨啧啧啧……

苏沐秋实在停不下去了,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所以说还能用吗?”

“能用。”叶修回答“但只有电脑能解决的部分能用,需要人工处理的都没法看了。”

“也就是说,你有的忙了。”

“……”

“看你的样子很平静啊苏同学,不会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再来的吧?没关系哭吧,哥不会嘲笑你的。”

呵呵。苏沐秋扶额“叶修,你不会忘了我出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要完成这些工作还要你的指点吧?”

也就是说,我要忙到几点,你就要陪我待到几点。

没想到叶修一脸了然地说,是啊我没忘督察你工作,不然也不会这个时间还待在这里了。

苏沐秋不明白他把工作交给自己有什么好处,明明他自己也得不到休息,难道真是因为他懒?不像是。透过手中的文件呈现出的叶修是个对工作相当认真,负责任的人。

不过苏沐秋不是个爱八卦的,没深究,轻描淡写地把话题带回了工作上。

叶修从电脑桌面拖出一个文件来,打开展示给苏沐秋看。

苏沐秋却注意到了,叶修的桌面壁纸是一叶之秋,还是第一版本的一叶之秋,稍稍有些意外。

一叶之秋是前几年大红大紫的2D游戏《嘉王朝》里面的人气角色,世界观中是王朝的斗神,游戏中的主心骨。同时这个角色也是嘉世公司的主程叶秋一手设计策划的。那个时候,这个角色连带着它的游戏和设计师一齐被封神,在3D当道的游戏市场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可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随着嘉世主程叶秋跳槽,斗神陨落,王朝易主,再不复当年的繁贵荣华,一代神话终究尘归尘,土归土。

一个王朝的始末,也不过两三年而已。

好久没在别人的电脑上看见一叶之秋,还是初版的人设,苏沐秋不禁有些感慨和怀念。

“苏沐秋,你也玩过《嘉王朝》?”看见苏沐秋如此神色,叶修问。

“玩过好长一段时间。”苏沐秋诚恳地回答,在心里默默想,也做过《嘉王朝》的外挂卖去挣钱补贴家用。

叶修沉默了一下,没答腔,又点开了之前那个文件交代起工作事项。



4.

就像叶修说的那样,所有电脑能解决的部分都能用,人工处理的部分都要苏沐秋一个人搞定。难到是不难,只是杀时间。

而在苏沐秋努力“搞定”文件的时候,叶修就坐在电脑桌前敲击着键盘。一开始苏沐秋以外他是在打游戏,然而他没有戴耳机,操纵鼠标的次数也不多,还经常在纸上涂涂抹抹,写写画画。

叶修往往很晚才离开学校,一般晚餐都吃泡面。苏沐秋见了几次实在受不了,便接下每天分他一半晚饭的任务。也是趁这个机会,发现叶修也会打打游戏,但只玩《嘉王朝》。


接下来的日子就如同白开水一般过得平平淡淡,一眨眼竟然过得飞快。在苏沐秋天生满点的交际技能以及叶修的帮助下,竟然花了比预想之中少了不少的时间补全了那份文件。

于是乎,苏沐秋终于结束了一下课就往学生会跑的日子,拥有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自由支配(打工)的时间。

自然也没有再见到叶修的机会。学生会长神龙见首不见尾,每天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苏沐秋不是学生会成员,自然不了解,但极少数的晚上,苏沐秋在电脑上编写一个个客户所需的程序时,不由自主地会想起叶修的虚胖脸,以及他盯着电脑时那种平静又执着的眼神。

与坐在电脑桌前的自己如此相似。

他其实隐约能猜到叶修在干些什么。

苏沐秋盯着不停闪烁着的光标发了会儿呆,按下了保存键。

等到再有人向他提前叶修时,苏沐秋还有些恍惚,因为已经是寒假了,且除夕将至,他夹着手机混在一群大妈中买特价菜。

也不是一次都没有再会过,不过也就那么一次。

那还是一个雨天,有了开学时的教训,苏沐秋带好了伞,刚出教学楼就看见对面三个家伙挤在同一把伞下以蜗牛的速度慢慢移动。

最中间那个一脸好脾气相的撑着伞,保持左右推推搡搡的两个不会淋雨,左边那个走走停停边抱怨天气边抱怨为什么要把伞分给右边那个。右边那个到是轻轻松松,顺便搭腔几句话把左边那个气得比中指。

要不是那仇恨值拉得太稳,他一时半会还没发现右边那个是叶修大大。

他认出了叶修,叶修也瞧见了他,于是叶修眼前一亮放弃了三人共伞模式,向苏沐秋跑来。

苏沐秋认命地把伞内一半空间分给叶修。

叶修看上去心情还挺不错,即便是被潮湿的空气染得黏糊糊也一脸清清爽爽,在人前谈笑风生,好不神气。

这让苏沐秋猝不及防地想起开学典礼后一个人站在门口抽烟的叶修。同样的雨天,那个时候的叶修湿得仿佛要融入满天的烟雨中。

“苏大大想什么呢?”叶修别过头来问。

“想《嘉王朝》。”苏沐秋顺势提出了自己一直疑惑的事:“叶修你是,《嘉王朝》的,粉丝?”他琢磨了一下才继续说。

“是啊。”没想到叶修一口承认了:“从开服玩到现在。我很喜欢这个游戏。”

“就是RMB玩家特权太重了。”苏沐秋随口说,在心里补充,断了他一条财路。

“而且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叶秋还在时候的《嘉王朝》。”

“为什么?”

“因为好玩。”苏沐秋笑了笑,露出一副回忆的神色。

“也是,好玩就够了。”叶修似乎被苏沐秋取悦了,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说那么多有的没的,好玩就行。

想到这个地方,苏沐秋仿佛被记忆中的自己感染了,心情也愉悦起来。

而电话里的人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被忽略了很久,不满地叫着。

“哦哦不好意思,你刚刚说叶修怎么了?”

电话中的人也省去了一大段前言,开门见山地说完后仿佛一个霹雳砸中了苏沐秋。

苏沐秋透过街角的玻璃门看去。

“喂,喂喂?!”电话里的人咕囔着不会真是信号不好吧一边挂了电话,苏沐秋却管不上这些了。

“叶修失踪了。”

苏沐秋看见缩在街角网吧里叶修,心里一片骂娘。

也就在这时,有心灵感应一般,叶修转过头正好瞧见了两手提着食品袋的苏沐秋。

看他的口型,说的是“呦,苏沐秋!”


5.

“先说好,我家里什么都没有。”苏沐秋看着赖在他身后的叶修,说。

“有电脑吗?”叶修问。

“有。”

“那就行。”

“……”

所以在你心里只是从一个网吧般到了另一个网吧吗?苏沐秋腹诽。

“网吧不管饭。”

得,还是来享受包吃包住有电有水外加宽带十兆的待遇来了。

不过等叶修真正踏进了苏沐秋的家门,在客厅和(苏沐秋的)卧室以及厨房很是认真地溜了一圈之后,满足地说:“这不是挺好吗,比当初嘉世的条件好多了。”

“谢谢啊。”苏沐秋琢磨过味来:“等等,你说嘉世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一句“你们家两台电脑配置都不错啊。”打断了。

那是,苏沐秋想,这可是吃饭的玩意儿等等等等重点不是这个……

他刚诧异地看着找了台电脑开了机插了U盘不知道打算干什么的叶修,一下子又炸了。

“妈蛋叶修你U盘有毒没毒啊别插我电脑上!!!”

“当然没毒。”叶修说,一边打开了另一台电脑。

看到叶修放过了他工作专用的电脑苏沐秋松了口气。但是,但是重点也不是这个……

“叶修你刚刚说嘉世什么?!”

“嘉世工作室。”叶修懒洋洋地说:“陶轩在创建嘉世之前也只是个开网吧的,嘉世刚刚成立的时候连个餐厅厨房都没有,连你这都不如。”

“等等,你是怎么知道的?”苏沐秋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初陶轩就是在他的网吧里一眼相中我的。”

“等等,你当初为什么在网吧,还有你现在为什么在网吧,不对不对,什么叫做陶轩相中你?”

“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来。”叶修低下头在纸上写写画画:“遇见陶轩那是我第一次离家出走,没什么经验就直接住网吧了,没想到正好住的就是他开的。”

“那现在呢?”苏沐秋突然想起了看见叶修之前接到的电话,电话是某位学生会成员打来的,说的是叶修失踪了。

“离家出走。”叶修说:“你没接到我家的寻人电话吗?”

是啊还真是巧啊刚接到就碰见你了。

“看到你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他们有了上次的经验估计会来网吧找我,所以……”

“所以你就跟着我回家了。”苏沐秋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这就和你问的第三个问题有关了。”

叶修沉默了一会,问“苏沐秋,你喜欢网游吗?”

你喜欢这个由1和0组成的虚拟世界吗?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你可以将你心中的世界编写策划,分享给其他人,他们在你创建的世界里打滚摸索,他们因此而快乐,他们称你为……

“斗神。”苏沐秋面上平静内心卧槽:“你是叶秋?”

“看样子挺聪明啊苏大大。”叶修呵呵。

“做程序员跟你离家出走有什么关系?”

“但是有的人想法与我们不同啊。”叶修面容(有那么一点儿)忧郁:“他们认为与网游沾边的都是不正经的职业。”

与父母的矛盾?这也就没办法了。

“家弟姓叶名秋,我怕被爸妈发现,就用了他的名字。托我的福,“叶秋”现在多红?”

苏沐秋:……

苏沐秋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大概就是在那以后陶轩创建了嘉世,叶修创造了《嘉王朝》。

“那为什么,你又要离开嘉世?”

这一次,叶修是真变了脸色。

苏沐秋。他问,你觉得现在的《嘉王朝》好玩吗?

苏沐秋默然。这个问题他在很早前就回答过。

“而且,我是被嘉世炒了鱿鱼。”叶修说。

还没等苏沐秋想出什么安慰话,叶修忽然翻起了他一直涂鸦的那张纸,上面是个画风略带潦草的小人。

“新的儿子,你可以叫他君莫笑。”



6.

这年的除夕不算太冷,就是没什么太阳显得雾茫茫的适合叶修睡懒觉。

当然这也仅是想想而已,苏沐秋一大早就把他从被窝里揪了出来,说是上街买菜要他拎东西。

叶修揉着胳膊呵呵几声心说在学校里没见过你这一面果然是家里一套外面一套,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苏大大又是个心黑的……

苏沐秋实在忍不住了回过头来,叶修你能消停会吗,吃我的用我的还不能帮我提点东西?

哦哦,好吧。叶修想,怎么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苏沐秋在前头买菜讨价还价顺便跟买菜老太太聊聊天,老太太一高兴就多切了斤排骨送给苏沐秋。

苏沐秋也高兴,没想到一回头自己带来的一大一小都不见了。没等他惊讶完叶修就牵着苏沐橙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叶修一本正经地说:“苏沐秋你这么大的人了还动不动走丢,我和沐橙找了你好久。”

好好好。苏沐秋看着他没了脾气,就看在他没把苏沐橙弄丢的份上是自己迷了路吧。

苏沐橙看上去跟叶修很合得来,一路上说说笑笑,苏沐秋自己也时不时跟叶修拌几句嘴,吵吵闹闹的也算热闹,有些年气。

有人陪在身边不错吧,苏沐秋看着叶修黑眼圈都遮不住的笑意心里说着。

等回了家把东西一放叶修又懒了下来,趴在苏沐秋的电脑前比划着不知什么东西,苏沐秋实在看不下去了,琢磨着就算是有人把一堆食材放在叶修面前他也会饿死,不对,叶修还没懒到那地步,他会把食材洗净了生吃。

没想到叶修把身子从电脑桌前移开了,用哄小孩的口吻说:“苏大大,我会做饭。”

苏沐秋:?!!

苏沐秋:叶修你往哪走,泡面在那边。

叶修接过了苏沐秋手中的刀具砧板并把他退出了厨房,一字一句地说:“苏沐秋,我真的会做饭。”

经过一个学期(主要是前半个学期)的相处,苏沐秋对叶修有了一定了解,也深深地明白了学生会成员们的执念,以及叶修会用待在电脑桌前的时间整理总结校内(不没有什么用的)事务这“一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的行为发生在叶修身上是多么不可思议。

而现在,火星撞地球了?日本出海啸了?冰山又融化了?叶修居然会做饭了?苏沐秋想起了学生会角落里堆着的小山般的泡面桶,觉得今天的太阳真美好。

出乎苏沐秋意料的是叶修居然会做饭。而在苏沐秋意料之中的是叶修炒的菜也刚好是仅仅是能吃不会拉肚子。

叶修一边喝水一边说,声音有些模糊“这些都是我弟喜欢吃的。”

苏沐秋又是一惊,随即有些后悔。其实他做的好吃的菜也恰恰是苏沐橙喜欢的,大概每个兄长其实都是一个模子里刻的,就算是叶修,那种照顾弟弟妹妹天生的责任感也是刻在骨子里的。

出乎意料的,

叶修把水咽了下去,继续说:“所以每次我做饭给他吃后他会一边抱怨一边吃,等东窗事发的时候帮我说情。”

苏沐秋:…………

叶修:就是我做的那些东西被家人发现的时候。

苏沐秋:…………呵呵。

苏沐秋:把我的感动还回来!

“其实叶修做的饭也挺好吃的。”苏沐橙看了一眼哥哥的脸色,边添菜边说。

听了这话,叶修立刻笑了起来,有些得意地看着苏沐秋。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低头吃饭。

平心而论,叶修的厨技,虽然没有苏沐秋那么好,但也也不算差。

而在苏沐秋寥寥可数的记忆里,除了还在孤儿院的时候,几乎没有坐在餐桌旁,享受别人烹饪的美食的机会。

有人陪在身边果然不错。

苏沐秋抬起头,对着叶修的侧脸,白炽灯打在他的脸上,照清了脸上的绒毛,看上去柔和万分。

“你就打算在我这儿过除夕?”苏沐秋问。

“不然呢?”叶修低下头去喝汤:“现在赶我走太晚了吧苏大大。”

苏沐秋笑了笑。


苏沐秋曾经想过,一叶之秋是属于叶秋的,它代表着这个男人的理想与奋斗,智慧与勇气,还有属于天才的孤独寂寞。

一叶之秋是嘉世唯一的都是,他身边虽有气冲云水等一众伙伴,可他还是寂寞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可谁都知道处于山顶的人是孤独的,而高处不胜寒,又有谁抵挡得住那铺天盖地的冰雪交杂?就算是叶修也不例外。

而现在的君莫笑,还是孤身一人,形单影只。

“再加一个人物怎么样?”苏沐秋突然说:“一个女性角色。”

叶修眉毛一跳,差点把汤碗摔出去,意外地看着他“那她的名字叫做……”

“沐雨橙风。”苏沐橙抢着说。

“那干脆再给君莫笑配个搭档好了。”叶修调侃着看着苏沐秋“他是沐雨橙风的哥哥,叫做……”

“秋木苏。”小姑娘笑嘻嘻地补充,眼里的光竟比太阳还耀眼。

“君莫笑,沐雨橙风,秋木苏。”叶修默念了几遍,最终拍板,就这样决定了。

苏沐秋看着他在桌边的废纸上写下“秋木苏”三个字,一阵突如其来毫无根据的心虚。



7.

叶修后知后觉地问苏沐秋:“苏大大,你也会编程?”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不然我这些天都是在干什么?还有写你的作业去,叶修学长。”

他把学长两个字咬得极重,叶修假装没听见,一边用余光瞄着自己一手创建的,名为“荣耀”的文件夹。

我们在开头就提过,叶修是高三生,还有一百来天就要高考的人。在经过苏沐秋一阵分析——叶修还没加入嘉世的时候父母反对他反对的厉害,而在他真正做出了名堂之后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在叶修被嘉世炒鱿鱼后父母的态度又变得严厉了。

由次可推,如果这款名为《荣耀》的新游戏也大获成功,父母那边指不定又会松口。

“这跟我一心向学有什么关系?”叶修呵呵。

“这是一种态度啊,考一个好成绩不是学生应该做的吗?再不济当个双重保险总可以吧?”苏沐秋苦口婆心地劝导。

为什么他一个新生要教导一个准毕业生高考有多么重要啊摔。

叶修继续呵呵。

“苏大大,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荣耀》归我,作业归你。”

叶修翻了个白眼,偷偷往怀里揣了根烟。

苏沐秋靠在桌上,一行一行地看着文件夹里的代码。这些,就是叶修一直在做的事,在放学后的学生会,只有他们两个的房间里,苏沐秋整理着被雨水打湿的文件,叶修在一旁编织着一个新的世界。

苏沐秋揉了揉眼睛,意外地发现电脑桌上的废纸是当初被雨水打湿的文件,第一页上还被叶修画了个潦草的君莫笑。

苏沐秋又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等等,最近笑的次数有点多啊,都怪叶修……

……?!

仿佛一记闷雷打在了苏沐秋的心中,他眯起了眼睛,窗外的云朵舒展又聚合,塘底的鱼跃出水面甩甩尾巴又潜沉下去,风轻轻吹着,带来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

那个声音叫,沐秋,苏大大,苏沐秋……

苏沐秋睁开眼睛,看见是叶修再次跑了过来,敲了敲他的桌子,眼里带着少年人的神采。

“叶修。”苏沐秋开口,心里却有另一个小小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固执的重复。

叶修,叶修,叶修。

他突然想起了,在开学典礼结束后的那场瓢泼大雨里,他看见叶修孤零零地抽着烟,鬼使神差的想要走过去问他,你需要一把伞吗?

你需要一把伞,和一位与你同路的人吗?

人生的漫漫长路一个人走未免太过寂寞,但如果是两个人,起码可以不再孤独。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只是叶修,愿意成为他人生路上的同路人吗?

苏沐秋在君莫笑的手中画下了一把伞,默默把纸翻了一面。

反面是用红笔重重写上的——苏沐秋,我喜欢你。

…………什么情况?

苏沐秋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在一天里第二次受到来自同一人的两次惊吓。

就在那么几分钟里,他突然发现自己有喜欢的人,几分钟后他喜欢的人向他告白了。

火星撞地球了?日本出海啸了?冰山又融化了?叶修会做饭了?

叶修,向他表白了?

“就是这个意思。”叶修倒是笑了:“我觉得这样很好,苏大大你认为呢?”

这时候苏沐秋才发现叶修还没离开,并且目睹了整个过程。

“别看我,沐橙想的法子,就除夕买菜的那天。”叶修看他笑得诡异,连忙说。

“是吗,我也觉得很好。”苏沐秋冷冷说:“说起来,你在我家住了这么久,还没交过房租吧?”

叶修忽然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



8.

叶修遇见陶轩是在十五岁的夏天。

第一次离家出走没什么经验,叶修匆匆提了弟弟准备的行李箱一溜烟跑走了。没有详细的出走计划,叶修就在网吧过了一天又一天。直到有一天,一位自称是“嘉世”公司老板的青年找到了叶修,并聘请他成为自家公司的程序员。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叶修心中的“荣耀”,变成了有血有肉的《嘉王朝》。

初次创业的过程总是痛苦而满足,索性的事,陶轩没挑错人,叶修是个彻头彻尾的天才。嘉世初期人手不足,叶修既当程序又当策划,甚至一些人物角色的美术草稿也归他管。

那个时候常有人说,“嘉王朝”是一叶之秋一个人的王朝,《嘉王朝》是叶秋的一个人的游戏。客观来说这种观点不过分。

游戏做出名气来了,矛盾与分歧也就接二连三地出现了。陶轩想要挣钱,但叶修不希望《嘉王朝》变成他的吸金桶。叶修至今记得吴雪峰辞职的那一天,他把整个担子交给了叶修,叶修当然要守好他们的王朝。开玩笑的,算不是吴雪峰,叶修也绝不会将王朝拱手让人。

但正如游戏中一叶之秋的好帮手离开了,叶修一个人也扛不起曾经的辉煌。

但他问心无愧,从未认为他做错过什么,也从未后悔过什么。

却在某个雨天,一把不大的伞将他笼在其中,远离了寒雨纷纷,人世喧尘。

伞外是红尘滚滚,光怪陆离,伞内是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持伞者与他并肩而行,行为举止中一片光风霁月,谈吐言语间一阵云淡风轻。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多么艰难的事,也只有这个人能说的谈笑自若,气定神闲。

那是叶修第一次产生了“重来一次”的想法,如果十五岁的夏天他遇见的是苏沐秋,那一切会不会是另一个样子?

君莫笑身边有秋木苏,那么叶修身边是不是也要有一个苏沐秋?

叶修呵呵几声,穿越雨幕,向持伞人走去。

举棋无怨,落子无悔。

答案从那场大雨开始,就毋庸置疑。

而现在,他们有了君莫笑,有了秋木苏,有了沐雨橙风,有了他们彼此,更有了整个荣耀。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因为学校被选做高考考场,全校放假两天。这个时候叶修已经搬回了自己家,苏沐秋要见到他,也只得起个大早去考场守着。

叶修深知“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光凭他们两个人手严重不足,正到处招兵买马。前两个月才招到些好苗子,现在就等叶修高考结束,兴欣工作室才能正式成立。

微风拂面,天朗气清,苏沐秋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叶修迎面走来。

他手掌朝上,向苏沐秋做出一个索要的姿势。

“今天没有雨。”苏沐秋边说,一边握住了他的手。

他们俩在阳光中笑着,一瞬间仿佛海枯石烂,日久天长。

以后也不会下雨了。

①有参考《龙族》2开头楚子航看路明非那一段,在这里标一下

评论(7)

热度(120)

©苏蓝逸|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