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新年图文小火车-第一班

太太们辛苦了!小伙伴们新年快乐!!!!

给你把伞来修一修好吗:

第一班小火车的乘客你们好,现在是年初一的上午十点二十一分,正好和我们敬爱的苏神生日同点呢。


以下是六位写手给大家的新年联文,联文的形式为盲传,意思是每位写手只能看见自己前一棒的最后一百多字来续写,所以增加了点新鲜感和神秘感,希望大家会喜欢——


第一棒


 


是非成败几时休,白了少年头。 


叶修在一棵桃树底下坐着,手里端一晚刚从对面酒馆打过来的酒。约莫是上年的新酿,酒味不浓,而谷物的清香甚重。他喝着喝着有些微醺,穿透寒冬阴霾的阳光又尤为暖和,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准备小憩一下,将醒不醒的时候头上突然噼噼啪啪砸下一堆花瓣,紧接着跳下一个人来。叶修对这扰了他清梦的男子当然没什么好气,然而男子却并不觉得自己做了怎样的坏事,仍旧笑嘻嘻地看着他。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就没了脾气,站起来和男子对视。 


那人大约是将行冠礼了,眉眼和体格介于少年和成人之间,染着这个年纪的男子难得一见的清秀。叶修脸上绷着的生气没法再装下去,干脆重又盘腿坐回刚才的地方:“你把我砸醒做什么?”男子也不客气,很热情似的坐到他对面:“你的酒是在对面酒馆打的吧?你往里掺点桃花瓣,特别好喝,叫桃花酿来着。我正好过路,看见你就把你弄醒让你试试,人活一世总该喝点好酒嘛。”“所以…”叶修瞟一眼自己的酒碗,又抬眼看看人,“大哥,你谁啊,天晓得你是不是在我的酒里下了毒?”男子装作很受伤的样子,浮夸地捂住心口倒在地上,又猛地弹起,发誓似的指了指自己的脸:“我天,叶公子,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诶。您这就不认识我啦,几年前你还信誓旦旦地跟我说,救命之恩永世难忘,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呢…喂你干啥!”叶修拿剑指着这个自家终于想起是何许人也的男子,凶神恶煞地撂狠话:“苏沐秋你再多嘴,你的下场就跟…”他找半天没找着能拿来接下句的东西,最后随手揪一根杂草扯断了,丢在苏沐秋面前。苏沐秋吓得一抖,立马闭上了嘴,安静得像过了伏天的蝉。叶修满意地笑笑,躺在了草地上。 


四年以前,叶修离开了他那驰名京城的叶家,去他梦寐以求的江湖闯荡。不凑巧的,刚出门就遇见了仇家,一大拨人拿砍刀的拿砍刀,拿铁棒的拿铁棒,准备把叶家的大公子押回去当人质。叶修当时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看见这阵仗吓得完全忘记了他背上背着的那把祖上传下来据说削铁如泥的宝剑。叶修跑过苏沐秋的家门的时候,已经累得连轻功都使不出,哈巴狗似的喘着气儿往前狂奔。小叶修的样子当然是很可爱的,苏沐秋不知从哪儿冒出点爱怜之情,拿着一把做了一半的千机伞,冲上去帮叶修解决了追杀他的人。冲动行事的后果是没有完成的千机伞坏掉了,叶修紧张兮兮地问怎么办,苏沐秋阴险狡诈地一笑,指了指叶修背着的那把宝剑。 


这本该是个英雄救美的故事,然而一切都消失在了苏沐秋的这一指。叶修英勇就义一般双手捧剑递给了苏沐秋,苏沐秋心满意足地把剑熔了,做了一把新的千机伞,然后像一切稍有良心的人一样,在叶修临行前送给了他。这样想起来,“救命之恩永世难忘”这种话,叶修确实是说过的,而“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则全是苏沐秋胡扯。在这以后叶修不再踏入江湖半步,倒不是因为江湖险恶,而是那之后北方边境突然受外族袭扰,他父亲当时害了疟疾,而他的胞弟叶秋又天生体弱多病,舞刀弄枪通通不会,只把家族产业办得风生水起。在这种紧急的状况下,叶家发动了一次搜查,又把叶修逮去充军了。 


他和苏沐秋四年不见,这时候竟认不得苏沐秋了。这倒怪不得叶修,实在是因为他这几年看了太多张脸,活的死的半死不活的都有,几乎已经麻木了。这几年的戎血生涯给他带来个名号,“少年将军一叶之秋”。他把这事讲给苏沐秋听,权当叙旧,苏沐秋听着都快笑死了:“你看这多好玩,你明明还没来得及涉足江湖半步,但你看,江湖里到处都是你的传说。叶将军,你看你这也是混得可以了啊。”叶修翻个白眼:“得了吧,沐雨橙风大师,您这一把千机伞卖了我我也还不起呢…”苏沐秋的手上下一挥:“打住。你知道就好,所以…” “所以,”叶修学着苏沐秋的样子把手上下一挥,促狭地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你是来找我借钱的对吧?”苏沐秋带着点被拆穿的窘迫,又非要做出穷凶极恶的样子:“你知道就好。” 


叶修露出思索的模样,而后蓦地一笑:“那就打一架吧,我输了钱就白给你,你输了么...”他半天没想出提个什么要求比较好,索性选了最简单的一种:“你就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作者注:桃花酿这种酒是确实存在的,不过肯定不是你苏那样把桃花瓣丢进酒里就算数,你苏只是在诓你叶。]


 


第二棒


 


好家伙。一种复杂的感受在苏沐秋的心中翻滚着,那感受既像是走投无路的无奈,又像是久别重逢的喜悦。然而是无奈占的成分多一点还是喜悦占的多一点,苏沐秋自己也说不清楚,所以他看着叶修,他曾经熟悉的叶修,勾起了嘴角。


他说,那就这么定了。


苏沐秋看得出叶修有那么一丝诧异,大概是奇怪之前装腔作势,现在答应得又那么爽快。但这情绪也就是一闪而过,叶修草草定下一个时间,苏沐秋对着手机翻了下日历,一个普通的周末,就答应下来。


叶修接了个电话,苏沐秋几乎能感受到电话那头有多么气急败坏。叶修叫电话里的姑娘老板娘,他先前支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又敷衍了对方几句,在老板娘再次发火之前答应着结束了通话。


上班时间在外头闲逛挨老板骂了?苏沐秋笑他。


也不看看是为了谁才旷班的。叶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半晌又说道,以前老板娘的脾气也没这么差。


那是,苏沐秋想,我的脾气也不差,跟你说几句话照样抓狂。


与叶修分开后苏沐秋乘地铁回家。他刚回国不久,住宅家具都是租的,虽然是一室一厅,但对于一个单身男人来说还可以算宽敞。


即使如此家里还有很多事没解决。先不提筹款的事——在苏沐秋看来是投资,在叶修口里是借钱,说法不同本质一样。如果不是同事推荐“兴欣”是一所行业里信誉与发展都不错的企业,苏沐秋根本不会寻求“兴欣”的帮助,更不会遇见叶修,自从苏沐秋出国他们两人就没有联系过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地铁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苏沐秋的身边坐着一名孕妇,孕妇面前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看样子是她的丈夫,男人低下头,夫妻二人小声地说着悄悄话。


苏沐秋站起身来,将位置让给了男人,见状,二人向苏沐秋道谢。苏沐秋笑笑,这样的情况他以前也遇到过。


还是十年前,苏沐秋还没出国,叶修借住在苏沐秋家,每天下午两人一起接苏沐橙回家。


三个人一起坐公交车,好心的路人看苏沐橙年纪小让座位,小姑娘乖巧地说谢谢,苏沐秋靠在椅子边上一边拎着菜一边与叶修拌嘴。


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大概是人的原因,没有营养的话题都能聊上一路。


回忆中的永远是最好的,连叶修嘲讽的笑容在时间的滤镜下都镀了层金。


少年不知愁滋味,年轻时的苏沐秋属于出生牛犊不怕虎的那一类。他聪明又有天赋,同一时间接几个外包都不嫌累,他要做的事有很多,工作、家务、苏沐橙还有叶修,统统需要他操心,截稿期一个接着一个,他像一台永动机,被梦想与现实不知疲倦地驱使着,他几乎相信那就是他的人生巅峰时刻。他又是如此自信,他年轻,又才华横溢,只要他努力下去,馒头和蛋糕都会有的。


再说那时候他还有叶修,一个天赋丝毫不逊于自己的年轻人,那段时间苏沐秋几乎是盲目地相信没有两人无法完成的项目。睁眼是工作,闭眼是叶修,每天忙到昏天黑地,很辛苦的日子,激发出的又是一波一波的灵感。


以至于苏沐秋刚刚出国的某段时间还非常不适应,每天苏醒前都会下意识地想要把昏睡在一旁的叶修踹醒。但他的身边已经没有叶修了,异国他乡的清晨只有孤零零的纸笔与高配的电脑伴着他。生活质量好了许多,只是如同火山喷发式的创作冲动回不来了。


苏沐秋有跑步的习惯,但时间点比较微妙,别人是饭后跑,他是饭前跑。这个习惯养成于出国前,和叶修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源于某天苏沐秋听新闻报道某某初中附近治安管理不到位,望校方抓强管理家长给予重视。那初中恰好是苏沐橙所在的那所,苏沐秋不放心妹妹,决定每天放学接妹妹回家。


学校离家距离比较尴尬,说近不近说远又不太远,一番思考后苏沐秋打算跑去学校乘车回家,锻炼节约两不误。


一开始叶修是反对的,他说看你每天的工作状态和沉迷游戏的宅男差不多现在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苏沐秋假装没听见,坚持执行他的健身计划,并且逼着叶修和他一起跑。


每回出门前叶修都会磨个几个回合,等习惯以后也就没什么异议了。


所以苏沐秋可以确定以及肯定,在叶修借住他家的短短时光里小肚子什么的是绝对没有的。


天暗了下来。


苏沐秋回到家后打开了电脑。交际软件上的提示标志此起彼伏地亮了起来。


苏沐秋挨个查看,大部分是国外的朋友同事,一部分问他是否适应新的生活,另一部分问他怎么突然想到回国了。


一一回复后,一个标着特别提醒的头像闪了起来。是苏沐橙。


说不上开心与否,苏沐橙的留言有两条。一条也是问怎么突然回来了,另一条是问,见到叶修了吗?


早猜到是这丫头告的密。苏沐秋忧郁地想几年不见胳膊肘往外拐了。


顿了顿苏沐秋敲击键盘。回国也是一时冲动,于是他回应妹妹因为担心你被叶修带坏了。


光标闪了闪,苏沐秋将之前一行删去了。


瞎子都感受得出浓浓的敷衍。


见到了。苏沐秋没头没尾地写,和我想得一样。


什么一样呢?苏沐秋自己也说不清,他变成熟了,懂事了,本质却还是那个叶修。


和他当初想的一样。


苏沐秋现处的公司是他在国外公司的分部,刚调来的时候正好在做一个大项目,这几天忙完了从上到下都闲了下来。上梁不正下梁歪,苏沐秋部门的同事纷纷摸鱼耗时间。


某同事提议看电影,94年的《东邪西毒》,王家卫拍的文艺片,张国荣林青霞等大牌明星主演。刚出来的时候一大批人看不懂,票房自然不太好看。


十几年过去了,又有批人嚷嚷着回味经典,有些人说现在看懂了。


苏沐秋本来是拒绝的,他一向喜欢接私活,现在又忙着建自己的品牌,没这个闲功夫看电影。


但他看过《东成西就》,刘镇伟导演,《东邪西毒》的姊妹篇。


真是遥远的记忆。《东成西就》还是同叶修一起看的,为什么来着?好像是“千机”系列作品被被毙,苏沐秋说“只是从头再来罢了”。“千机”系列是苏沐秋最得意的作品,他消耗了极大的时间与精力在这个系列上,可惜计划不如变化快,“千机”系列还没面世就被当时的市场拒绝了。


失望是失望,但日子还是要照常过,苏沐秋立刻马不停蹄地赶下一个项目。叶修看着眼里,他说苏沐秋,你别被打击到自虐,看部电影放松一下吧。


苏沐秋鲜少看电影,但既然叶修提了除了,也正职年末大项目都赶完了,他叫上苏沐橙三个人挤在老式电脑前看贺岁片。


片子还是苏沐橙找的,女孩子在这方面的决定权比男生大。《东成西就》是香港经典的无厘头喜剧,观众能从开场笑到闭幕。即使是十年后,苏沐秋回忆起来还是会为梁朝伟的香肠嘴、张国荣梁家辉的《相思燕》忍俊不禁。


现在看来,苏沐橙当时选片选对了。如果当时看的是《东邪西毒》,估计叶修没看到洪七对战马贼就睡着了。


当初的三个人看《东成西就》可是看得很起劲。无厘头的台词,恶搞的剧情惹得苏沐橙咯咯笑。


屋子里还是暖和的,几个人挤在一起,左边是叶修,右边是苏沐橙,仿佛把整个世界都拥与怀中。


苏沐秋偏头,叶修的眼里好似带有流光。那一刻的感受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他似乎窥见了天大的秘密。“千机”系列被否认时他失望却不绝望,他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走很长的路,和身边的人一起。


夜深忽梦少年事,月明荞麦花如雪。


再说《东邪西毒》。


喃喃自语的台词,错综复杂的关系,欧阳锋的玩世不恭,慕容燕的疯狂,孤女的执着洪七的简单,迥乎不同的人物在高光的掩饰下交织成一副光怪陆离的画卷。影片的最后西毒的大嫂倚在窗前,喃喃细语。


「以前我认为那句话很重要 因为我觉得有些话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 现在想一想 说不说也没有什么分别 有些事会变的。」


旁人说这部影片晦涩难懂是有理由的,剧中每个人的幸或不幸都源于他们的骄傲与固执,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中的刀光剑影又折射出人生百态森罗万象。


《东邪西毒》的英文名是ashes of time。


ashes of time,时间的灰烬。


苏沐秋突然想起了他出国的理由,即便是苏沐秋也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刚被嘉世签约的他们前途一片光明。苏沐秋自信自己,或是叶修能在未来令所有眼前一亮。


但这就足够了吗?在嘉世推出的“却邪”系列广受好评,可这些荣誉只是一时的,三年后,五年后呢?


他出国深造的计划之前并未与他人商议,就连妹妹也是临时告知的。或许是那时候的苏沐秋害怕他人的反对使自己后悔,也或许他只是单纯的相信叶修明白自己的选择——叶修会理解自己,或者说他坚信,盲目的相信叶修会支持他。


毕竟这个圈子变化得太快了,一丝丝风吹草动都会改变整个格局,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由他来见识更广阔的时间。


太年轻,太幼稚的想法,幼稚到苏沐秋一度遗忘了它。


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苏沐秋突然很感激叶修,也感激当年的自己,他怎么就相信即使他不说叶修也能理解他呢?


为什么突然想回国?


苏沐秋将自己所有的作品留给了叶修,包括曾经被毙的“千机”系列。就在某次的交流会上,他又一次的看见了“千机”系列,但已经不是原来的“千机”了。


哎呦呦,苏沐秋无法形容那一瞬间的感受,心脏从未跳得那样快。然后他注意到设计者,叶修、秋木苏。


秋木苏?


还没等苏沐秋疑惑起来,主办方开始介绍起“千机”系列,提到设计师,主持满脸惋惜地说,“千机”系列由叶修先生与秋木苏先生共同设计,但遗憾的是,“千机”系列的初稿的设计者秋先生英年早逝,我们未能一睹他的风采……


苏沐秋:……


叶修,好你个叶修!苏沐秋简直气的牙痒痒,他几乎能想象出叶修一脸漠然地说,我有个朋友,他这方面特别有天赋,后来他死了……


苏沐秋打算去赴叶修的约,不过是打一架而已。叶修大概真的是想打苏沐秋一顿,不单单是因为他的不辞而别,也因为叶修确实明白苏沐秋的想法,嘲笑他曾经的幼稚。总不该是两个处于亚健康状态的半宅男当真肉搏,打坏了其中任何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


你这是认输了?叶修问道,那我提要求了。


叶修。苏沐秋说,我租了一套房子,一室一厅,一个人住有点不习惯。


叶修被逗乐了,苏沐秋,我现在住的地方不用交房租。


你以前住我家也没交过房租。苏沐秋说着,眼里逐渐有了笑意。


你现在可以提要求了。他又说。


[作者注:「」出自《东邪西毒》]


 


 


第三棒:是肉请点我


第四棒:又是肉请点我


 


 


第五棒


 


苏沐秋对此倒是置若罔闻,他沉默了一会儿,皱眉问道:“有听到声音吗?” 
边说着,他迅速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将里头藏着的手枪一把甩给了叶修,一把自己握在手里。 
叶修点点头,此时房外的响声已经清晰可闻,原先那听上去像是某种喊杀声,而现在听来,那更近于某种生物的脚步声……规模还不小。 
喀嗒一声,子弹上膛。叶修立刻认出了这把枪,他曾亲眼见证了它从设计草图到成功合成的过程。 
而苏沐秋则迅速检查了弹夹,不容置疑道:“无限子弹,叶修,我们已经在游戏里了。” 
话音未落,房门就被强行冲破。从门外闯进一伙戴着面具的持枪黑衣人,二话不说就对他们进行射击。 
叶修早已眼疾手快地一枪射向玻璃,苏沐秋接连两枪干掉了两个,腾出的左手迅速抓住了叶修伸出的手,两人一齐向外跳去。 
跳出一方窄域,射击就变得轻松许多。这黑衣人也像是程序操纵的无智生物,三下五除二就被两人解决了。叶修方想缓口气,又看见从屋外两侧不断跑来黑衣人。他手上动作不停,忙问背后的苏沐秋:“人太多,怎么样,能爬墙不能?” 
不远处正有一道一人半高的墙,按常理来说两人需要的翻越时间足够他们在人海包围中去死好几回了,然而倘若正如苏沐秋所言他们正身处游戏中,那也不是不可一试。 
苏沐秋稳稳地端着枪射击,同时观察了一下距离,赞同道:“可以。” 
他们曾经无数次并肩作战,早已默契到无需言明就能打出精妙的配合。 
同样,这一次也不需要。 
伴随着一声枪林弹雨中乍似普通的枪响,苏沐秋立刻向墙跑去,叶修则左右射击为其掩护。 
他心中盘算,这群黑衣人行动无论路线或攻击都趋向一致,爆头则一枪死,不然就要两枪才能打死,数量很多但有限…… 
恐怕,他们真的玩起了真人CS。照目前来看,还有发展成RPG的趋势。 
苏沐秋一跃上墙头,居高临下就显得很有优势,效率高得飞起。连底下叶修生死都顾不上,迅速扫完了余下的敌人。 
见状,叶修叹道:“你这是把手枪玩成了机关枪呀!” 
四周终于安静了下来,叶修把玩着手枪,思考了一会儿,问道:“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这是个游戏?”,他皱起眉来,“我对之前发生了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有你的枪,怎么回事?” 
苏沐秋缓缓地道:“我也不太清楚,这种感觉很奇怪,刚才我一听到声音就感觉不对,总觉得抽屉那儿应该摆着枪,一打开,它真的就在那里……” 
“而当我一想枪要是子弹无限就好了,它就真的和游戏里一样拥有无限子弹了,所以我猜想也许我们真的身处游戏中。” 
叶修突然道:“那我们又是怎么进入的游戏?” 
“我也不知道。”苏沐秋摇摇头,他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或许,我们一直在游戏中也说不定。” 
闻言叶修狠狠打了个冷颤,他一直没有将心底最深的疑惑抛出来,而此刻他终于意识到了。 
如果这里是现实,那你……怎么可能还在我身边? 
但他还是选择沉默,随后又思索道:“按你说的,这个……空间,似乎可以心想事成?”他用了这个概括,似乎显得更贴切一些。 
“对,”苏沐秋从墙上跳下来,好与他视线相平,“你不妨也试试。另外之所以说这是游戏,是因为它似乎对进入的每个玩家还有一些设定。” 
“设定?”叶修挑挑眉,故意道:“莫非……你是只鬼?” 
苏沐秋一脸无奈,他撩起耳边碎发,指了指耳环,不否认道:“估计这也是一种标志吧,设定种族各有不同,每一种族都有其不同的能力。” 
叶修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我好像没什么标志。” 
苏沐秋不假思索道:“不死族吧,听说他们脸皮都特别厚。” 
叶修耸耸肩,就当没听见,道:“不是说是个游戏么,怎么这么久了别的一点动静都没有?既没个NPC出来送经验也没几个怪物出来送死的?” 
苏沐秋点点头道:“对,所以我觉得这可能不是个游戏,而只是一个场景任务。” 
的确,在他们遭到袭击到平息的这十几分钟内,再没有出现过别的消息,目前看来存在的活人也只有他们两个。更重要的是,那些黑衣人的尸体,都在几分钟内消失了,一切都如游戏一般! 
所以,也许只要完成这个场景内的任务,他们就能够回到原场景,甚至是现实…… 
那么问题来了,叶修缓缓抬眼与苏沐秋对上,他似乎从对方平和含笑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丝诡异,仅存他们二人的现状已经持续了好几分钟,如果他确信了自己的真实,那么,还有谁会象征着冰冷的程序? 
苏沐秋笑意盎然,他仿佛看出叶修正在动摇的信任,便道:“终于发现了?” 
“理由,就让我给你吧。” 
那枪的线条叶修至今依旧熟稔,而昔日生死以付的挚友却将枪口对准了他。 
“比一比谁先开枪?” 
“砰!” 
一声枪响,随后是一把枪摔在地上的声音。 
叶修握着枪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原本他并不应该感到枪身的滚烫,但此刻那指尖的微痛仿佛传达到心脏,又遍及肺腑。 
他并没有看见血液飞溅的场景,一尺之距的人仍带着微微笑意,仿佛由空气聚拢而成,此刻悄然散尽。 
叶修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良久,才缓出一口气。 
如果这也能算作流泪,他想,他恐怕快要失去这项本能了。 
他低头看了看那把枪,它居然没有消失。 
“喂,该走了。” 
无人应答。


 


 


第六棒


 


“看看今天要买些什么?鸡肉、鱼肉、蔬菜……还有水果……”


身边的男人一手拿着列的长长的清单,另一手推着推车在超市里的通道里走着,边走嘴里边嘀嘀咕咕的,时不时抬头张望一下所需采购的货物是否在眼前的货架上。


叶修晃晃悠悠的跟在男人边上,走马观花似的经过一排排货架。临近年关,大家都趁着年前最后一个周末去超市里扫荡年货,超市里人来人往,本就不甚宽敞的通道眼下更是拥堵不堪。


苏沐秋一手控制着推车,以免撞到别人,一手忙不停的从货架上拿下货物扔进推车里,好不容易挤出通道,却看到一庞的叶修只顾自己东张西望,不知道过来帮忙,气就忍不住往一出来。


“喂,回神了!”苏沐秋在叶修面前打了个响指,没好气道,“叫你出来买点东西是让你来帮忙的,不是让你跟着出来扮大爷的!看着这么多人也不知道搭把手,要你何用!”


“啧,能者多劳嘛,这不是看你能干么,哥不好意思抢了你的功劳啊。”


“亏你说得出口啊,十年不见叶修你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力渐长啊。”


苏沐秋话音刚落,叶修蓦的收齐先前漫不经心的模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是啊,都十年了呢……”


叶修的目光深远而通透,苏沐秋的心没来由的被那道目光刺得一痛,周围依旧人声鼎沸,而两人之间的气氛却尴尬起来。


苏沐秋摸了摸鼻子避开他的目光,干咳一声扯开话题:“好啦,赶紧买东西。”


叶修配合的不再继续那个敏感的话题,由得苏沐秋掐断那一点点苗头,接下来倒是认真的帮着一起采买年货了。


 


两人在超市里足足逛了一个半小时,这才大包小包的提着新置办的年货回到了家。


没错——家。


自苏沐秋归来那一日起,他便跟着叶修住回了他们曾经的小屋,苏沐秋不在的这些年叶修也不是没机会换置更好的房子,然而他却坚持没有挪窝,一方面是懒,一方面是心里存着念想,相信苏沐秋总有一天还会再回来,以至于即便苏沐秋长期杳无音信,属于他的所有东西叶修都没舍得处理掉。


万幸的是,苏沐秋终究是回来了,毫发无伤的回来了。屋子里多了一个人,这个长达十年的冷冰冰的栖身所终于有了一丝家的温暖。


叶修和苏沐秋每人左右手提了2个环保袋,吭哧吭哧的把年货从一楼搬上六楼,老式民宅年久失修,留下的住户也不多了,即便临近过年楼道里冷冷清清的,楼梯踏上去咯吱咯吱响,每走一步都感觉有些晃悠,两人小心翼翼的控制重心往上爬,生怕一个不小心把木质楼梯踩出个窟窿来。


终于进了家门,叶修把两个袋子丢进厨房便甩甩酸胀的双臂,大爷似的走了出来,苏沐秋在门口换了拖鞋,倒也没打算再使唤叶修,任命的提着袋子自个儿收拾去了。


“今天有点热啊,走的我都冒汗了。”苏沐秋喘了口气脱下厚重的羽绒服往沙发上一扔,兀自拿起桌上凉了老半天的白开水往嘴里灌。


“可不是么,都说今年是暖冬,去年11月底那会儿气温骤降,我还不相信,后来还真是一个个大晴天。不过这样也好,咱家里取暖设备不过关,暖冬倒是省钱了。”叶修从阳台上折了回来,嘴里叼着根未点燃的烟。


苏沐秋乐了,调侃道:“神奇神奇,堂堂叶神难道还缺钱吗?这年头空调很贵吗?就算你怕电线短路,弄个取暖器总可以吧。”


叶修叼着烟,双手插裤兜里,眯着眼半真半假道:“哥这叫忆苦思甜,最早住进来的时候哪有空调这么个东西,不过是身边有人作伴,大冬天小床上两个人挤挤也就不冷了。后来条件是好了,可是屋子里少了个人,而养成的习惯却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就算是再暖的屋子,空空荡荡的身体还是暖不起来,所以啊,就是能过好日子哥也不习惯了。”


叶修顿了顿,睨了苏沐秋一眼,道:“苏沐秋,哥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叶修语气淡淡,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件已经发生过的,很平常的事情,而苏沐秋此时却不由得默然起来。


那一瞬间,他无比痛恨自己当初自以为是的决定,质问自己为何不辞而别还杳无音信,明知道叶修一头热血还硬生生的换他一场透心彻骨的凉。重逢至今,大家默契的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只不过苏沐秋是选择逃避,而叶修是真的懒得在意了。


是啊,心凉到一定的程度,连生气和计较的力气都没有了,更遑论身体上的寒冷呢?恐怕那些年的叶修正是如此。


罢了罢了,自己好歹是回来了。一阵伤感过后,苏沐秋又无比庆幸自己做了这个一生中最正确的决定,放弃眼下手中一切又如何?只要他回来,只要叶修还愿意和他一起,那他的努力才有意义,只要两人携手同心,又有什么不能重头再来呢?


至于叶修这颗已经凉了的心,就由他再慢慢暖回来吧。


要多久都不怕,反正他有一辈子的时间。


见苏沐秋怔楞了老半天,叶修自觉没趣,便回屋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也许是感受到脖颈间细微的湿意,他又松了松毛衣的领口。


“叶修。”


“嗯?”


叶修正抬脚往卧室走,却听到身后的苏沐秋轻唤了他一声,他脚步一顿,回头看着男人。


苏沐秋不知想到了什么,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叶修,房间里不许抽烟。”


“哟呵,以前也没见你管过我抽烟的事儿啊,怎么现在有兴趣管上一管了?”叶修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还故意抖了抖烟头,“况且哥还没点呢。”


苏沐秋见他吊儿郎当的样子却也不恼,反而哂道:“想当初说好的要长命百岁,你得陪我,咱们谁也离不开谁。”


叶修一愣,揶揄道:“难为苏神还记得这句话,说起来你还记不记得当初说每年过年要给我一个红包?给满100个才好。”


“当然。”苏沐秋从善如流的点头,随后认真道,“至于那缺了的那十个红包,我会用余生慢慢还给你的。”


苏沐秋抬手抽走叶修掉在嘴里还未点燃的烟,他勾唇一笑,道:“所以我要监督你,从今天开始,戒烟。”


叶修挑了挑眉,应道:“那好吧。”


 


微风卷起窗帘,毫不吝啬的将一室温暖领了进来。


窗外,阳光正好。


叶修笑笑,果然是暖冬呵。


 


-END-


最后,大家能猜出哪一棒属于哪位写手吗? (写手名单请看预告的贴)

评论

热度(110)

  1. 寒荒给你把伞来修一修好吗 转载了此文字
    文字第三棒,里面有一句【他们像蛇一样纠缠】并不是我的原创而是引用HP(大概是死亡圣器篇)原作里的一句...
  2. 水清浅JXApple_挑起你下巴笑著說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新年快乐~猜猜哪棒是我的??
©苏蓝逸|Powered by LOFTER